何韻詩 由強大後台 到自食其力

何韻詩 由強大後台 到自食其力
hocc
何韻詩現在工作會想能否做些關乎社會的事,如搞市集推動本地創意。

自雨傘運動結束之後,何韻詩的演藝事業像沉寂下來,3月的某天,她在報章專欄上發表獨立宣言,與合作多年的寰亞和平分手不再續約,正式從主流歌手變為獨立歌手。「其實(當時)有少少唔到我揀,因為好明顯狀態係,(雨傘運動後的)工作量明顯少好多,作為一個歌手,接Job、商演、出Event幾乎係零,就算有都係香港,中國大陸係無。我之前兩三年做好多大陸的,八成收入來自那個市場,現在見到好明顯的分別。」一場雨傘運動令香港經歷變化,也令曾參與社運的歌手不得不重新思考已變化的位置,究竟繼續照舊方式生存?抑或要改變?

離開安全區 激發新想法
入行19年的何韻詩,經歷不同變化後學懂磨練,開始慢慢學識「Go with the flow」。「點解無了一個市場就死梗呢?我不是說做那個市場不對,我過去兩三年都在內地發展一段時間,也不是錯。但不可因Serve某一個Market,削走晒自己的特性。香港有700幾萬人,香港都有市場,香港人的競爭力有係度架嘛。」訪問何韻詩,感覺她那份率性真誠,沒有要為討好某個市場而說話有所忌諱。「以前做歌手真係好易賺錢,去唱幾首歌錢就落袋,但當道門閂埋,就要搵新方法。對我係好事,因原有的舒適令有些東西開始腐化。」

今次的獨立,沒令她感覺徬徨,反而覺得是「整定」。「沒有人搵我工作,自己就要有產物出來,現在工作會想能否做些關乎社會的事,如搞市集推動本地創意,覺得呢個係新趨勢。」何韻詩口中的新機會,是要靠創意、靠原有資源去突圍。

當主流歌手,有唱片公司及經理人公司強大後台在背後支援,當獨立歌手又如何運作?何韻詩形容,Goomusic只是很小規模的公司,要以獨立單位運作,新心態是︰「錢不是你一個人搵晒」,而是要找人合作。「獨立宣言發佈後,好多朋友主動Send message問有咩幫手。另一邊廂,我唔識的人話會做會計,問需唔需要幫手?最有趣的,是有人話開咗間汽車噴油公司,可以幫我架車免費噴油。」何韻詩覺得很感動,但卻不可能下下要別人免費,而是找個合作模式,如別人幫了忙,身為公眾人物的她,可以在社交媒體宣傳他們的小店,笑言有少許返回以前以物換物的經濟生態。

由小眾出發 賺大眾認同
從社交網站追蹤何韻詩動向,會發現她轉做獨立歌手後,諗頭比以前更多,如自資50萬元開台灣個唱,又發展歌手以外範疇,與nomad nomad合辦創意市集,讓捱不起貴租的年輕人,有機會開地攤小檔做生意;又著手搞個人生活品牌「Hall1c shop」,甚至計劃在港找地方開咖啡店等等。

每當旅遊台灣,何韻詩都總愛流連Cafe小店, 她曾到過一間結合書店的Cafe,那種文化氣息在港難以找到。何韻詩也夢想開一間類似的小店,但當初估計不能在香港開,皆因租金實在太貴。這個念頭,今年再次浮現出來,她更積極籌備開設Cafe Workshop的可能性。「想有個地方去推動文化創意,未來會著手去做。」佔中後,何韻詩覺得還是要在香港這個基地,開一間具本土創意文化工業,目前正尋找合適地方,計劃今年8、9月開張。

說到諗頭多多,原本讀平面設計出身的何韻詩,坦言在未當歌手前,曾想過做廣告或市場研究,現終可達成年輕時的「志願」。不過轉做獨立歌手以後,大小事務都要親力親為。「獨立發展辛苦好多,雖然有朋友幫手,也要落手落腳。(以前)做歌手好容易賺,唱一場可能已無憂,現要花多好多精神。又例如以前當副業的個人品牌,今天即使要做張廚房巾,也要自己Source布、跟過程,但好好玩!」

何韻詩曾在專欄上如斯說︰「自己生命力頑強,像長在崖上的花,每每在最嚴峻的處境,才最能盛放。」自認是硬骨頭,永遠揀最難行的路走,而遇到困難難關,更能激發自己。「我永遠捍衛的係我的心,不會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我望所有做的事,如做一隻歌、做舞台劇、講一句說話,都係發自內心,我要真誠,不會為賺更多錢而違背良心。」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395期)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