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FancyBox
FancyBox

Features

【做自己】專業不離地︰楊岳橋





撰文︰譚慧妍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Alvin

從大狀變身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希望繼續做自己。

身穿西裝、皮鞋、打領帶,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一路走來是個大狀模樣,亦是大眾記憶中一概的大律師專業形象。講話字字鏗鏘,論點處處,或許這就是說服人的最大武器。

十三、四歲開始入讀外國寄宿學校,時至2007年回流返港,看楊岳橋的履歷,曾分別在加拿大、北京、英國取得學士及碩士學位,2009年正式成為執業大律師。CV非常「靚仔」,但原來大狀都試過「見唔成工」,「某年暑假我做過律師樓的實習生,其後申請過律師樓、大律師樓,還有律政司檢控官的工作。最後律師樓和律政司都無聘請我,有次可能心高氣傲,但有次就不明所以。」

不論做人還是搵工,都是跌跌碰碰的過程。要見得成一份工,總要經過寫CV、求職信、筆試、面試等階段。楊岳橋認為,一封求職信是誠意與承擔的表現,「縱然坊間有很多『罐頭貨』,但要打動HR,讓對方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就要下苦功,每封求職信均須度身訂造,著墨回應僱主的招聘要求。」

面試做自己 執生靠坦白
在楊岳橋心目中,面試時有3個字最重要︰「做自己。」要說明自己如何了解應徵公司是老生常談,用自己學歷及經驗去說服而不是迎合對方,才是搵工的另一種層次。

「喂,你寫呢啲嘢有無人睇架?我覺得自己好似說教。」楊岳橋來個突擊盤問。

大笑完一個回合,我再問︰「如果求職者被面試官問到口啞啞,應該點執生?」

「坦白。」答案正如他今天給我的印象一樣,是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率直。

他續解釋,當然要盡自己所能回答問題,若有不明白的地方,甚至可以反問面試官此問題與申請工作有何關係。如果最後仍未能回答,就坦白承認:「對唔住!我未能掌握有關方面嘅知識。」,但至少都有嘗試過。

減壓法多多 飲黑牛最爽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楊岳橋一樣都有壓力。「記得第一次上庭咩都唔識,畀個官鬧完又鬧。完結嗰刻,我馬上跳上的士,好想即刻逃離現場。」他忍俊不禁︰「我平時搭開港鐵咋!」

停頓半晌,楊岳橋忽然建議︰「喂,你下次好灰嘅時候可以試下飲黑牛。」原來故事還有後續部分,「我落的士衝入便利店,買一杯可樂加一杯朱古力雪糕去自製黑牛,飲完條氣即刻順晒,而家諗返覺得成件事好無聊。」說畢他繼續傻笑。所謂的「無聊」,未必是常人看來毫無意義的一件事。大概,這是自我成長的必經階段。

回望過去數月,由大狀到立法會議員,又是楊岳橋人生另一階段。成為鎂光燈下的常客,旁人眼中可能風頭一時無兩,但壓力之大只有自己知。談到抗壓法,自言是「Positive Baby」的楊岳橋望向辦公室內的書桌︰「有時出去散步、望下海、砌Lego,甚至寫毛筆字,讀兩句宋詞就已經好開心。總之,要搵方法轉移自己的專注力。」

議員之後:望試寫小說、鑽研藝術
「我係一個立法會議員,但好巴閉咩?喺地球上只係極渺小嘅一部分。」可能幾個月後,議員身份就會隨之而去。事實上,楊岳橋從頭到尾,都自認自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對未來敢夢敢想的香港人︰「人生中,邱吉爾是我其中一個偶像,他多才多藝,做過首相、戰地記者、畫家,亦是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如果我將來有心有力 ,例如繼續追求學術上的成就,希望試寫小說,又想試著完成不同類型的畫作。」他邊說邊托腮,繼而望著書櫃沉思。

【採訪後記】
訪問前先握個手,疑似官方式姿態是「例牌」,本以為這種態度會順勢而去,奇就奇在楊岳橋先問一句︰「點解你啲問題咁Serious嘅?」一般人總以為大狀愛講大道理,會針對某個議題不斷作出批判。但小編很快就發現,原來「不拘小節」、「簡單」、「直接」等形容詞也可套用到楊岳橋身上,至少訪問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笑聲之中。

楊岳橋在過往幾個訪問中都有這樣提醒自己︰「不能將自己無限放大,亦不能將自己看得太重要。」寄望未來的他,繼續做自己,繼續專業不離地。

上載日期︰2016年5月16日


讚好 CTgoodjobs 專頁,獲取更多求職資訊!

Free Subscription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