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職人】前香港跳繩隊運動員從教練到開學校 冀助後輩走得更遠

撰文:葉穎兒 攝影:Kenneif

2021年,香港運動員在《2020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取得歷史佳績,全城為此慶賀,亦對運動員有熱烈的關心。有人認為「運動員」看似風光,透過比賽輕易贏得眾人的支持,甚至是獎金。事實上他們付出的努力,比我們想像的要多,除了要應付刻苦的訓練、承受參賽的壓力之外,同時亦要面對職業生涯相對比其他職業短的難題。若運動員在賽場退下來後,他們會怎樣展開他們的二次人生,又如何維持與運動的連繫?前香港跳繩代表隊成員、「Jumper繩舞館」創辦人兼香港代表隊總教練吳柏麒 (柏麒)與大家分享他走過的路。

誤打誤撞入港隊

柏麒與很多男孩子一樣,中學時期對於讀書不感興趣,第一次接觸跳繩,是因為參與興趣班如跳繩班,可以不用參加功課班,「沒想過自己在跳繩方面有所發展,當時甚至會走堂,偶然被人問起能否做到某個花式,激起我的好勝心,即使當時不懂,為了自己的面子,也會偷偷在禮堂練習」。在練習期間被興趣班老師發現,或許他從柏麒身上看到潛能,因此要求他出席恆常訓練、參加比賽。柏麒首次參加比賽,意外贏得花式跳繩項目組別第一名,同時令他收到一通來至港隊的電話。

那個比賽原來是《全港精英跳繩比賽》,即是港隊的選拔賽,柏麒憑著組別第一、總成績第三的佳績獲得港隊青睞,「當時很流行『玩電話』,接到通知入選的電話,以為自己被作弄不以為意,晚上想起這件事,好奇之下就上網查閱入選名單,豈料是真的,當時還未稱為『正式港隊』」那時候起,柏麒就成為「準港隊」運動員,開始接受訓練。

港隊尤如生存遊戲

為了能夠出席訓練,不影響課堂學習,柏麒比以前更努力完成功課,不再遲到或早退。在港隊的訓練不像以前般輕鬆,同行的不再是朋友、老師,而是一班專業的選手和教練。為了能夠追上港隊訓練進度,柏麒從體能及力量等多方面入手,令自己變得更強,「作為港隊成員,要懂得很多花式,除了逼迫自己有突破,還要不停找自己的弱點,從而作出改善。」柏麒認為作為港隊成員,最困難的就是守住自己的位置,因為每年港隊都會重新選拔成員,「為了不失去這個名銜,你會努力在這個環境下生存,學懂自己要怎樣滿足港隊的要求,在很多方面都會大膽嘗試。」

2007年到2014年,在港隊的七年間,柏麒參加過《世界跳繩錦標賽》、《亞洲跳繩錦標賽》等大型賽事,2010、2012年在《世界跳繩錦標賽》獲得肯定,到2014年,柏麒為了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即使入選港隊,也選擇申請退出。

放棄運動員身份 為走更遠的路
在港隊的其中六年,柏麒還兼任跳繩教練的身份,為了拓展新方展新方向之餘,同時也賺點外快幫補生活。當時做教練,不需要考取相關的牌照,柏麒在完成訓練後,跟隨前輩不同學校擔任助教教學生跳繩,在那時候,他才發現跳繩跳得好,不代表教得好,在過程他學會課堂管理、與學生溝通等等的技巧,後來也成為教練。要兼任教練與港隊的身份不容易,在柏麒出外比賽的時候,他的學生亦要出賽,學生在賽事方面開始有所成績,他就開始思考要向那方面發展,「如果一直兼顧兩邊,就可能兩邊的事情都做不好。不如成就他們走得更遠,專注訓練他們,同時他們可以替我完成一些可以拓展的方向。」

在2014年,他成立了「Jumper繩舞館」,希望設立公司能夠給予任教的學校信心,同時亦想為跳繩運動員提供更易選擇的路。在柏麒跳繩的這些年間,無論是學校的老師、朋輩,還是親戚都跟他說,「跳繩好叻喎,但能跳到幾時?」、「難道跳繩跳到老?」聽到這些說話都讓他更有成立公司的決心,「自己一個人當教練,可以做到四、五十歲,但只有我一個人教,好像沒有意思,於是就想招攬或者培訓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可以一起走更長的路。」他亦想以身作則,告訴其他人,跳繩運動員除了可以做跳繩教練之外,你還可以是公司的負責人,或者是有公司會保護你。

由零開始 以不同身份 參於跳繩

為了不令學生的夢想會被旁人的閒言閒語抹殺,柏麒決定放下運動員的身份,開設了屬於自己的公司。到正式離開港隊的第一個星期,他才真的有實感,「沒有常規訓練的第一週,我在家裡發呆,看著時鐘,當時剛好是開始訓練的時間。以前的隊友都在練習,而我就不知道在做甚麼,那種失落感很大,本來應份有的東西突然消失,而這件事是你自己要求,就開始想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不過,這種落差感,亦都令他醒覺,踏出開公司的第一步。

開設一間公司很容易,只需要到公司註冊處遞交資料、填表格就可以,但經營一間公司卻是非常難的事。簡單至印通告、報價、出發票這些事情柏麒都不懂,全靠虛心請教別人,才一步一步學會,如何營運一間公司。付出的努力之際,亦有得到回報,所說的是學生帶給他的滿足感。在以前,只是看到學生完成一個花式,已經令柏麒心滿意足,但他自言近年令他最滿足的是看到學生輸,「在教練的角度來說,贏的人其實很少,作為教練最重要是令其他輸的人都繼續有興趣參加,這種滿足感比贏的都要大。」他解釋,贏只是對於一次表現的肯定,輸能夠令學生發掘自己的弱點,從而改善,看到學生這個模樣,令他感動到很滿足。

一直以來,柏麒都是以運動員、教練的身份參與「跳繩」這項運動,為了自己對這個領域有更深的了解,他決定申請成為《世界錦標賽》的工作人員,由公關部至比賽部,為運動員安排行程、照顧運動員等等的事情,他都參與其中。憑著他的積極態度,更令他成為香港跳繩總會的副主席,以及今屆港隊的總教練。他自言有一種使命感,若果連他們都不再留在圈內推廣這項運動,就實在太本末倒置。

後記:受到疫情的影響,「Jumper繩舞館」經營遇上困難,柏麒透過不同的途徑賺取外快、學生用心學習,才能堅持下來,為了經營這裡,他承受過六位數字的虧損,幸好現在經營回到軌道,才能談笑風生。

柏麒指「跳繩」漸漸在國際有更高的知名度,更有可能成為《2028年洛杉磯奧運會》的其中一個比賽項目,說到這裡他都難掩興奮,能否真的成真,還是要看運動在這數年間的發展。希望有一天這項運動能夠走上更大的舞台,被更多人認同!

Jumper 繩舞館 Facebook

在奧運熱潮之後,有不少人有意成為運動員,作為過來人,柏麒認為必須具備五個條件。

當運動員的必要條件

在奧運熱潮之後,有不少人有意成為運動員,作為過來人,柏麒認為必須具備五個條件。

1.懂得審視自己

回家靜靜地思考過去一個星期,自己對自己的態度練習的目標行程方向是否與原先的一樣

有時候做運動員不停練習可能會覺得悶,但你的過程與方法是否正確?

2.輸得起

在過程中看自己輸的原因是甚麼,才能作出改善。

運動員一定是輸或者贏,沒有中間。如果連輸也接受不了,你一定贏不了。

3.肯定自己

心態會決定你的狀態,要經常保持有一個想要取勝的心態,

如果沒有真正的鬥心、決心,就走不了很遠的路,你就不會成功

4.力求上進

只有你才能令自己進步,如果連上進的心也沒有,就算教練能給你多少東西也沒有用。

5.懂得比賽的意義

比賽可以教導你處事的態度、待人接物都一定有幫助,運動除了贏輸,過程也很重要,要告訴自己努力達到怎樣的水平,在結束之後你一定要把成績放低,才可以再重新起步。如果你停留在原點,你就無法再次進行挑戰。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