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職人】劍擊十年 由運動員到社工 轉職感言:兩者最着重同是「溝通」


撰文、攝影:霍芷晴﹙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運動員生涯往往比其他職業短暫,當過渡了自己最輝煌參與比賽、獲獎的階段,體力和精神都不如全盛時期的自己時,退下來後,就需要考慮未來的路向。很多運動員退役後,順理成章會成為教練或開設訓練學校等。可是,今年踏入而立之年的Hester,退役後便離開了自己一直熟悉的劍擊項目,轉而當上了社工,她笑說:「由小學五年級玩劍擊,原來已經十多年了。」

採訪當日,Hester帶記者重返她曾經非常熟悉的劍擊練習場地,熟練地換上以前的比賽服,輕鬆地道:「最近好少做運動!」現已成為全職駐校社工的她,自言平日比較忙碌,放工後處於疲倦狀態,有時都會懷念起以前經常運動的日子。哪為甚麼她當時會選擇跳出劍擊的圈子呢?

中學時入港隊 去世界各地比賽
Hester於小學五年級時初次接觸劍擊,因天資聰穎,使她到中三時,已經可以加入劍擊港隊青年軍,並展開在體育學院每星期6日的訓練,「劍擊係體院嘅精英項目,要達到一定嘅訓練時數,先可以獲得類似獎學金嘅資助。」

她指當時經常都會去世界各地比賽,實在是非常難得的經歷,「除咗會去內地,仲去過台灣、新加坡、泰國、科威特、哈薩克斯坦、歐洲如意大利, 法國,西班牙等地方,打過亞洲錦標賽、外國分站賽、世界錦標賽等等。」她憶述,最難忘的一次是自己最後一次比賽,當時參加了在日本和歌山舉辦的亞洲錦標賽,她與隊友一同奪得了女子重劍團體季軍!Hester指比賽的回憶是人生寶貴的經驗,對現在從事社工工作都有所幫助。

發現人與人溝通的重要
Hester於大學三年級時正式退役,當時正修讀環保政策的她,同時展開做劍擊助教和劍擊教練的工作,不過臨近畢業,她認真考慮過日後的路該怎樣走,「中學時好鍾意地理一科,對環保同可持續發展嘅概念好有興趣,所以大學先會選修呢一科,並希望畢業之後可以做同本科相關嘅工作。雖然我好鍾意打劍,不過已經喺呢個圈子太耐,會想接觸劍擊以外嘅世界,了解唔同嘅事物。」

畢業後,Hester曾當全職教練、之後再到樹藝公司工作,「當時主要做一啲可持續發展嘅project、同社區中心合作、清潔海洋、舉辦園藝課程等。」雖然工作內容滿足了她想實踐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可是她笑說:「好多時工作都會同樹藝師一齊出去,不過大家係可以全日唔講嘢,真係好辛苦!因此就發現自己其實好需要同人交流!」

Hester指即使在當劍擊教練時,除了教學內容外,她比較着重學生的心理質素、性格和情緒,「有時見到啲學生唔開心或者不在狀態,就會同佢哋傾偈,了解佢哋面對咩問題,有時更會同佢哋嘅家長溝通,我好重視佢哋背後嘅個人成長同發展。」

於活動中加入運動元素 面對輸贏的心態
經過不同的工作嘗試後,Hester更加了解自己想要一份怎樣的工作,和怎樣的工作模式才真正適合自己,於是便報讀了社會工作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並獲得了社工資格,去年畢業後便正式執業。
 
她現時在學校當駐校社工,工作以及早識別及介入幼兒在家庭、情緒及行為上的需要及困難為主,同時亦透過個案輔導,親職教育小組、工作坊及不同支援等協助服務對象。「會視乎情況需要,有時會同小朋友進行遊戲治療,按需要轉介畀相關單位處理,目的係及早介入,防止虐兒。」

而她表示,過往當運動員的經驗,對她的工作都有所幫助,「活動入面會加入運動元素,因為身體感覺都好影響一個人嘅情緒同心情,我會同大家做一啲伸展同靜觀嘅練習;除咗實際上,心態發展都好有影響,因為以前係運動員,我會比較豁達啲,打劍時嘅每一劍,一係得分、一係失分,經常面對輸贏,所以要接受同容許自己有失敗嘅時刻,要知道每次失敗都係成長。」

社工並不是超人,未必可以每個個案都能順利解決,Hester知道社工是一個同行者的角色,「我哋唔係說教,反而會同個案一齊探索需要,共同定立目標。」她希望日後可以磨練自己在個案上的技巧,為服務對象提供適切的支援 ,繼續同行。

後記:走出鎂光燈,是一種成長
Hester坦言有時都會想念打比賽的日子,「以前作為運動員,就好似企喺spotlight之下咁,有好多人去輔助你去爭取勝利,有教練、物理治療師等去支持你;但依家做社工,自己就由spotlight之下走出嚟,做一個輔助者嘅角色,換咗個角色思考,會睇到更多嘢。」

她覺得退下來是一種成長,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延伸閱讀:【轉職故事】前攝影師到老字號銀都冰室學沖奶茶 賣樽仔奶茶延續傳統
延伸閱讀:【全職爸爸】由舞蹈員到全職爸爸 試過凍水開奶、搽錯cream、仲有唔小心……
延伸閱讀:【職場戀愛】男上司同男下屬打機 情到濃時鍚咗啖 網民:快啲表白!
延伸閱讀:【職場戀愛】男上司追男下屬 結局竟然反轉? 網民:sweet過睇BL!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Looking for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