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專訪主席邱達根 荔園本土變商機

專訪主席邱達根 荔園本土變商機
laiyuen
邱達根指:「我要拎番荔園出來,給大家認識這個香港舊品牌。」

新荔園開幕前一星期,約了老闆邱達根(Duncan)在中環海濱新園址訪問。還在趕工的遊樂場沙塵滾滾,穿上整齊西裝的Duncan站在工地,顯得有點格格不入,外貌幾分似藝人陳展鵬的他,帶了一副啡色全視線眼鏡,烈日下看不到他的眼神,外形有點酷酷的,誰知卻是個充滿童心的大男孩。

在園內拍照,攝記想他扮恐龍嚇人、要他揸軚盤扮巴士司機,Duncan都樂在其中,問他可否爬上貨櫃和城堡來個近距離接觸,他也差點答應,員工阻止他才留在地面:「哈哈無諗過可以咁喎……這幾日我其實都有在恐龍前扮哥斯拉影相,有幾可有隻恐龍在中環,後面是高樓大廈?我諗無傻佬好似我咁傻,哈哈!」

41歲的邱達根,就是帶著這股傻氣,豪擲7千萬元籌建新荔園。為了完成爸爸邱德根和自己的心願,他心知很可能是賠本生意,仍未改初衷。

這星期荔園在中環海旁正式重生,營運期雖只得短短兩個多月,但Duncan卻說時間再短都要做,因這是一個刻不容緩的使命:「過10年、8年,可能(香港人)就無這個(懷舊)情緒,識荔園的人年紀都大了,下一代來追憶的理由更加弱…… 我要拎番荔園出來,給大家認識這個香港舊品牌。」

舊址在美孚的荔園結業18年,但在一代香港人心中情懷未減,遊樂場留給他們的,亦並非只有娛樂。我們找來3位和荔園淵源甚深的「阿哥」,包括荔園最後一代童工強哥、駕了35年九巴「荔園線」的車長聰哥,和大笨象天奴馴獸師威哥,細訴對舊樂園的回憶和對他們這一代的影響。

本土意識抬頭  重推荔園黃金時機
這個6月,荔園主席邱達根(Duncan)每周總有幾日,留在新荔園現場監工,看著這塊2萬多平方米的中環靚地,建起掛上霓虹燈牌的荔園城堡,10米高的恐龍屋落戶。昔日坐落在美孚的荔園遊樂場,結業18年後在中環海旁「復活」。

烈日下三十幾度高溫,Duncan從城堡入口,行去由貨櫃改建的臨時辦公室,短短幾分鐘路程,已熱得他立即除下外套,鞋底也沾滿工地泥沙。這位遠東家族的闊少,今趟為建新荔園勞心勞力,不惜一擲7千萬元,以求完成爸爸邱德根和自己的心願。

上月新荔園公布開幕後,不但老一輩人感到興奮,連很多未去過荔園的九十後,都在網上分享轉載相關消息,回響之大令Duncan也有點意外:「其實大家反而會懷念一些生活上Long-lasting(長久)、入腦的事。這個是世界大趨勢,你睇拍戲,未來戰士、侏羅紀公園都係做完再做,不過香港(情懷)特別犀利。」

經典遊戲注本土元素
這10年兩大主題公園迪士尼樂園和海洋公園鬥得燦爛,擴建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Duncan卻大唱反調,他認為再用遊戲硬件作賣點,「已經好過時」。

半年前他開始籌劃重現荔園,做的第一件事,是主動找本地公司合作,為遊樂場的經典遊戲注入香港元素:「大家咩遊戲都玩過晒,傳統靠Hardware(硬件)成功已過時。好似咖啡杯,個個遊樂場都有啦,不如來個Crossover同翠華合作,成件事會幾好玩;坐小火車時,其實擺交通工具做巴士、電車,可能再過癮啲,就同城巴新巴去傾。我們公布計劃後,外國牌子如Microsoft都有搵我們合作。」

以新荔園的發展規模,要做大衛挑戰兩大樂園巨頭歌利亞,有如天方夜譚,但Duncan認為香港容納多一、兩間主題公園,「絕對有空間」。以新荔園為例,主要目標是香港客人,跟無論經濟好壞都遊人如鯽的兩大樂園,構不上直接競爭:「我自己都係3個小朋友(分別1歲半、6歲及9歲)的爸爸,其實香港真係無咩俾小朋友好玩的地方,有時一些短期騷或玩意來香港,家庭客都湧晒去玩。我覺得市場絕對容得下。」

「我們(荔園)唔係迪士尼賣機動遊戲、見王子公主超級英雄,我們比較Earthy(樸實)、人性一點,接近本地人真實生活,係玩大家都會記得的遊戲。」

期間限定預料難回本
叮叮船、碰碰車等,九十後、千禧後未必認識,但都是幾代香港人在荔園的集體回憶,Duncan很期待開幕後,香港人帶著一家大小到遊樂場玩,重新認識這些仍不過時的機動遊戲。

新荔園雖然免費入場,但個別遊戲的收費並不便宜,最貴的鬼屋入場費要80元,玩一轉碰碰車碰撞一下,13歲以上的遊客就要付60元。

Duncan稱,這個定價已算合理:「當每人預200元玩,唔係用全部錢玩最貴(的遊戲),都玩到好多嘢,和睇場戲的價錢相若,宜家入戲院買埋爆谷汽水,都要100多元。有人話舊荔園咁平,你就收得咁貴,但兩條數計法唔同。以前買遊戲設施會用十多二十年,我現在只做兩個月。鬼屋我收80元,但成本用了不少在AV技術和App,全程爆滿我都收唔番本。」

單是興建鬼屋成本已四、五百萬元,經營戶外遊樂場,總是「好天曬,落雨淋」,要扣除打風落雨和平日少客的日子,加上新荔園是限定日子經營,所有成本都靠70日收入,他直言「條數好難計」。Duncan並直言在龐大開支下,無可能複製到舊荔園的賺錢方程式:「有人講過以前舊荔園擲香口膠最賺錢,因為條數計落投資最少,但Keep住有人排隊玩;海盜船、宇宙船新買番來,好多人排隊爆了一輪,但就要慢慢等(回本)。今次搭建成本好貴,但拆咗就冇,下次要重新計過,得巴士、咖啡杯等遊戲可重用,計法又變得好不同。」

他預計整個嘉年華期間,約有100萬人次入場,但收入多少就難以猜測:「可能大家只是來影相,唔玩都唔奇。」20多歲已成為上市公司主席的Duncan,自言心中有數,7千萬投資回本機會可能微乎其微。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401期)
上載日期:2015年7月13日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