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大佬孝 解構邵仲衡現象

專訪大佬孝 解構邵仲衡現象
邵仲衡

上個月,有點神經錯亂。明明深夜看《大時代》丁家四蟹已將方家三姊妹掉落街,幾天後她們又復活過來,還與仇家丁孝蟹在商場出騷玩遊戲。明明前一晚才見大佬孝在熒幕中聲嘶力歇黑社會講數,今天陽光普照下,他卻和記者在Cafe暢談時政甚至港人身份認同問題。

大家見他黑黑實實昂藏六呎一,說話大刺刺,就下意識把整個大佬孝複印到他身上。現實中,他在港讀設計在美讀政治碩士、英文好、緊貼中港時事政治,看娛樂版但看得更多是中國與港聞版,讀練乙錚文章啃下長篇百萬字西藏小說。離開娛圈北上十年所賺的錢已夠退休,還因熟知國情而多了個「中國通」外號。

率真性格、學識經驗再加生活無擔子,令他在噤聲處處中能暢所欲言,引來九十後觀眾青睞,也引來知識分子add friend,工作接踵而來,收入短期內進漲七位數,人們從解構丁孝蟹改為解構邵仲衡。成功感滿滿的同時,他親身體會一個道理:今天的香港,對會說真話的,極度飢渴,「賣真」今天確實有價。

敢言個性攖網民心
這段日子,他到底講過做過些甚麼?他應雜誌邀請拍片鑑別真假「Poschuen」手袋?真普選;試過大爆內地種種荒謬生態,也公開批評舊僱主TVB……。這些,大概都是當今藝人不敢亦不會做的。慢慢地,「敢言率真」漸成了他的寶號,育成了他那套再戰娛圈的行銷術。

他說起初沒刻意「賣真」,「點知咁戇居連講真話都係賣點啫?」大刺刺說心底話,源於有些事看不過眼。回歸娛圈首套客串的電影,不少工作人員也是義助性質,但最後宣傳重點竟放到「陳豪復出」上。他覺得這沒抹殺了手足的好意,就按不住氣:「成套戲最強是個故事,陳豪復出有乜咁吸引?」前陣子網上有人重溫一眾藝人在八九民運後獻唱的片段,梅姐背後是成龍,他看得又火又唏噓:「當年的藝人可以咁有guts站出來聲討屠夫政權,但點解依家的藝人會咁樣?我哋唔係應該進步咩?」

由那時起,「丁孝蟹效應」慢慢變成「邵仲衡效應」,觀眾開始重新認識戲外的他,工作接踵而來,媒體也追著他問東問西。總之藝人不願置評的事,落到他手中都成了省靚招牌的百潔布。慢慢地他也開始明白,今時今日在行頭堙u賣真」確實有價。

談起近月工作已為他帶來七位數收入、Facebook粉絲滿額要另開戶口,邵仲衡總是笑得開懷。但問及這回爆紅是否與社會氣氛有關,他卻愈說愈沉。他看到整個香港也太多自我審查,大家敢怒不敢言,又或者社會娛圈真的缺了一個他口中的「Common Hero」。剛好他輕鬆回歸,沒擔子包袱,說話也大聲點,正好把港人心中那塊空白填補了。

「好多觀眾話欣賞我,因我講『人話』,方發現原來已很久沒人說過似樣的話。我其實唔知自己講咗咩咁勁,對我來說如同呼吸、食飯。唉!點解我哋香港人會變成咁?」

讀報上網緊貼時事
也許邵仲衡真的演活了大佬孝,心中總會暗許鏡頭後的邵仲衡應該也會像孝蟹一樣,是個「我讀得書少,你唔好呃我」的粗悍大丈夫。訪問過後,才知眼前人並不僅如此。

沒錯,邵仲衡的確是大佬,小時候父母離異,母親後來改嫁了一位在海事處工作的英國人,育有三子一女。小時候他跟母親同住,猶如戲中的孝蟹那樣幫忙帶大了幾個半唐番細佬妹,一家放開民主,相處融洽。後來後父退下來,與母親和弟妹搬回英國,定居天涯海角康沃爾Cornwall。

邵仲衡初中畢業後即負笈美國留學,數年後回流考入理工唸室內設計。後來邊從事本行邊加入TVB拍劇,直到九十年初離巢,開始其汽車賣買生意,由香港慢慢擴展至內地。而他的碩士學位,則是待生意上了軌道後才報讀,學校是美國柏克萊大學,唸是政治策略。「本來想唸Marketing,但後來都是覺得政治Strategy那些比較矜貴。」

現時,他每天都會透過fb、兩份報紙、三個新聞頻道去接收資訊,書從來也是一本接一本的看,現在正閱讀的是內地名著《藏地密碼》,他口婸﹛H是一口極緊貼時事潮流的廣東話,也說得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語,他的訪問是在仆街、臭四與Sociopath、Provocative之間暢遊。

家庭背景、學識和經驗,令邵仲衡在一眾藝人中鶴立雞群。他認為,娛樂圈大部分人都醉生夢死,或者沒有時間心力理解這世界,而他的好處是沒離開過商業社會,變相比較「接地氣」。正因如此,他對近日大部分社會熱話,也很有自己的見解。

港人要保持高質素
政改下周便有定案,他這天氣沖沖跟我們談「袋住先」。「根本講呢樣?要袋住先,就等同判咗佢死刑!度出來那個真係豬咁蠢!」作為香港人,他認為這一仗絕不能妥協,反而我們要有推倒重來的勇氣,「唔緊要咪1,200個繼續選囉、拉布囉,You won't get any worse!」

不過,原地踏步的夢魘是有人可能連任,但邵仲衡仿如阿爺肚堛甄峞G「香港未來就是要選一個對的人,組個對的政府,依家呢個擺明錯啦。大家心知肚明,好多嘢根本唔Work。所以你話1,200人仲夠唔夠膽選返佢?阿爺都怕咗佢啦!」

除否決方案,香港人還可做甚麼?他認為,上街鳩嗚宣洩是可以的,但非最好方法。「香港人唯一要做的就是Keep好自己的質素。這是我們的生存價值,也是人家唔可以當我哋臭四的最後理由。為樽蠔油去投票是人家的事,自己唔做,教育下一代都唔好咁做就是了。每件事要講就講要做就做;對要支持錯要批評,咁先可以吸引到全世界的資本人才來港,我們香港才可以保護到自己。」

訪問到尾聲,他透露這是今個月的第58個訪問。記者問他,還有沒有想說而未說過的?他想了想:「香港人定啲嚟,中央搞咁多自貿區,到頭來爆起的還是滬港通、深港通,之後又話搞基金互認。為甚麼?因為全世界都信香港的制度,我相信我們有生之年香港也不會被任何一個內地城市取代,所以香港人要一邊放鬆;一邊加油!」


(原文刊於《
iMoney智富》399期)
上載日期:2015年7月8日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