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FancyBox
FancyBox

Tips of the Week

「方鍾Sir」編劇成導演之路 陳詠燊︰多嘗試增入行機會





撰文︰譚慧妍

sunnychan
陳詠燊希望有更多觀眾入場支持香港電影。
「我想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自言強項不是讀書,但喜歡文字創作的中學生,到接觸戲劇後愛上了寫劇本;再入讀演藝學院、加入恩師馬偉豪的電影公司當編劇6年,不想把創作基地北移而跑去當電視監製;重回電影市場後,近來首次嘗試當導演。好像三言兩語就把陳詠燊的入行經過說清光,但,故事現在才正式開始。

成就一劇之本 從編劇到導演之路
不難發現,與編劇做訪問,裡頭仍充滿了電影般的詩意對白。無他的,編劇對文字的幻想往往比墨水滲透的還要深。陳詠燊自己也承認這點︰「如果你問我為何想做編劇,我會以九把刀的方式答你︰『我希望在這小小的世界裡留下一點記號,創作劇本成為自己的使命之一。』我想應該是這樣。」說畢,大家按捺不住,大抵電影世界依舊是另一個平行時空,要踏實地成就自己的一劇之本,陳詠燊決定執起導演筒。

編劇與導演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創作故事文本,後者將文本再作修改,以符合鏡頭上的場口設計。受許冠文及黃子華的喜劇影響、醉心於陳慶嘉的愛情電影、樂在游乃海的人物設計其中,陳詠燊同樣希望完整地把自己的點子呈現觀眾眼前,從文字到鏡頭徹底地說故事。在構思過程中,他感恩香港電影界的前輩留下了製造出戲劇張力的豐富素材,觀眾包括他自己都深深被攝進了蒙太奇世界。

「方鍾Sir」之後 摸索電影新風格
一字一句的對白能搬上大銀幕固然興奮,由以前的《百分百感覺2》、《地下鐵》,又或是《新紮師妹2》內的「方鍾Sir」,陳詠燊為一個又一個角色注入靈魂,未來他將繼續用鏡頭與觀眾分享各種生活上的細微感受︰「近幾年香港出現不少新導演,我認為對電影界而言有承先啟後的作用,大家致力尋找不同機遇,試行各個製作方向。當中勵志片及愛情片都會是我傾向拍攝的題材,林愛華的《十二夜》、陳可辛的《甜蜜蜜》及張婉婷的《秋天的童話》都是我最愛的經典作品。」

現階段陳詠燊雖仍在人物刻畫及故事結構等方面摸索自己的電影風格,但換個新角度說故事倒是他認為可行的新方向。聽喜歡說故事的人說自己的故事,把起承轉合處理得宜,說完成訪問等同看完一齣電影看似誇張,但動聽的故事無人嫌多,令人久久不願散場,便取決於編劇及導演的功架。

香港電影已死?陳詠燊︰點先算死?
下個問題是「香港電影已死?」剛先提及香港電影界新導演將帶來新氣象,實不相瞞我現在很想收回這個問題,難得陳詠燊認真地思索,「首先我想問怎樣才算『死』?」說穿了,香港電影不但沒有死,反因合拍片、本土電影、獨立電影的出現,成就更多元發展。至於香港電人被不斷描繪成掙扎求存的模樣,陳詠燊解釋︰「業界從業員仍然對自己的工作充滿熱誠,但入場支持港產片觀眾無疑比從前的為少。」

本地電影仍有其價值,單看本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入圍名單便略知一二,《一念無明》、《樹大招風》、《點五步》等被視為近期高質港產片。而陳詠燊自己首次執導的喜劇作品《萬水千山縱橫》亦成為第十五屆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入選電影計劃的五部香港作品之一,透過講述5個中年漢,憑藉龍舟競賽,重新尋覓對生命的勇氣與熱情。正如陳詠燊所言︰「觀眾入場是對香港電影的最大鼓勵,即使在社交媒體的一個留言、一個讚好都可令更多人認識港產片。」

投身電影業的N種方法 最重要「唔好限死自己」
想入行做電影人,識人真的好過識字?經歷過打工歲月,又試過自行「接Job」替人寫劇本,現在兼任學院電影講師的陳詠燊,有這樣的看法︰「我建議年輕人先增值自己,因為相關的學歷能為入行打好基礎,當中可認識基本電影理論及了解行業發展。但真正做電影人前,亦可先嘗試不同媒體工作如音樂會導演、電台節目、拍攝紀錄片、廣告甚至參加本地短片競賽如鮮浪潮等,汲取寶貴經驗。」想成功,有時候只欠一個機會。但爭取機會前,先要像尋寶般探索人生不同可能性。

上載日期︰2017年3月13日


讚好 CTgoodjobs 專頁,獲取更多求職資訊!

Free Subscription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