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曹星如、李慧詩 談運動與金錢

曹星如、李慧詩 談運動與金錢

sportman

「神奇小子」曹星如和「牛下女車神」李慧詩被選為最能夠代表青少年的「夢想家」,二人難得卸下戰衣,出席一個大學講座,坐定定跟年輕人交流,一眾大學生當然把握機會踴躍發問,近距離窺探二人的心路歷程。同為29歲的二人,回答起問題時相當風趣,跟大學生如朋友之間對談。被問及如何看待港人的支持,李慧詩原來一直懵然不知自己受歡迎,直至奧運後在街上遇到有人大叫她的名字,才實實在在感受到。

Q:如果做運動可以賺很多錢,比賽的心態會有甚麼影響?

A:曹星如覺得自己會用相同的心態面對,「我頭10場比賽是無錢收,現在才有錢收。可能我個人頭腦簡單,比賽時唔會諗太多,只希望可以將學到的東西展示比觀眾睇。」

李慧詩就指過去未有成績時資助較少,現在政府投放資源較多,「基本上,當上全職運動員後,食住係無問題。」對於比賽心態有甚麼影響,要視乎自己想法,她指大部人選擇讀書工作是為了金錢,「如果我的人生向這方面(錢)諗,其實係會有少少糟糕。」她認為,自己不會將錢訂為目標,「唔會為了成為李嘉誠而去踩單車。」

Q:每次出賽,不論成敗都會凝聚港人的留意,有甚麼感受?

A:李慧詩每次大比賽前都不會開電話和看新聞,所以並不清楚外間反應如何。「今次里約奧運返來我真係呆了,因為我完全無諗過輸了之後都會有人來接機。倫敦奧運時,很多人在街到見到我會大叫『哇,李慧詩』,好意外。」但她認為比賽之前目標是最重要,不應讓外界的事誘惑自己。

曹星如就感覺變成焦點後更應做好自己,「就算輸都好,我付出晒自己所有,輸都唔緊要,別人都會認同我所付出的」,他會化大家的留意為動力,希望做得更好來回報大家。

Q:大賽前有甚麼方法防止自己「發台瘟」?

A:曹星如指自己在業餘的時候都曾試過「發台瘟」,但轉做職業拳手後,每日不停訓練和實戰,從而理解到比賽整件事的過程,上場時就不會害怕。「『發台瘟』係唔清楚自己做緊甚麼,唔知道外來環境帶給你的影響,做多些類似的事情就會克服到。」
李慧詩相當認同,「成日話,訓練好似比賽鏡子,訓練的時候想像自己好似比賽咁,當然是有些不同,但要有想像力去諗。」她解釋,「點解會緊張呢,就係因為好重視呢件事」,她提供了兩樣方法:利用腹式呼吸和幻想自己在舒適環境,「唔會好緊張,唔會好抑鬱,短距離爆發最講求神經系統達到最好狀態,計算過後就發現呢個係最好的方法。」

Q:運動員長期要承受身體上的傷痛,如何幫自己紓緩痛楚?

A:「好多人會問我,被人打痛唔痛?」曹星如指,最初第一日捱打會痛,因為身體適應不到這種痛楚,但經過訓練之後,已經可以慢慢適應到。主持人追問是否現在已經完全不痛,曹星如就指有時未準備好迎接就會痛,甚至會暈。

李慧詩就覺得痛楚是人生必經階段,視乎你如何面對痛苦,經歷過後就會進步。而對於運動員來說,壓力、失敗等的痛苦比肉體上的更難承受,李慧詩覺得運動員常經歷肉體上的痛,更易捱過心理上的痛。

Q:被人打痛苦,但同時亦打痛別人,自己心態和感受如何?

A:曹星如舉例指上場比賽對手前川龍斗,「我好敬重這個對手,一來佢後生我咁多,20歲就打得咁好,在交流過程中覺得『呢個後生仔好抵讚』。」他覺得有時比賽好矛盾,「打到對手流鼻血,流到成面血仲繼續打緊,我會唔忍心打佢塊面,心態係好唔舒服」,但隨即有另一種心態,就是要尊重這項運動,「對方可能覺得『點解你要留手?』,所以你要尊重呢項運動、尊重對手,要付出所有同對方競技,享受過程。」

曹星如是左撇子,他坦言開始時是有優勢,在運動世界上左撇子較少,加上競技是習慣,他笑稱「左手左腳,點打唔係好順咁」,他指自己面對左撇子的對手都十分不習慣,但去到世界級對手,左撇子就毫沒優勢可言。

被問到將來會否挑戰MMA(綜合格鬥),曹星如就覺得太殘忍,加上自己十分喜歡拳擊,所以在身體還可應付下,會繼續打拳擊。

Q:有甚麼想跟5歲的自己說?

A:曹星如回想,「5歲個陣都唔知自己做咩,已經唔記得?自己個陣做緊咩。」隨後他又說「叫自己努力?做人,唔單係做運動,努力?先可以照顧到自己。」主持人追問會否叫5歲的自己學打拳,曹星如笑言,「好睇自己興趣,最緊要享受個過程,努力少少唔知之後條路係點,有比心機有付出的話,就會有好多條路選擇。」

李慧詩就想叫5歲的自己不要哭,「以前我有個花名叫喊包,我住公屋好擠迫,隔離好多人都聽到我喊,成日係鐵閘同木門之間喊,鄰居會同我講唔好喊,但唔知點解會喊到收唔到聲。」現在她覺得,其實身邊有好多人關心,有好多東西值得開心,不應只活在自己世界入面。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474期

上載日期: 2017年1月10日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