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李嘉誠新部署 6大啟示

李嘉誠新部署 6大啟示
lee
坊間有評論認為,李嘉誠長子李澤鉅的作風有別父親,將業務重心轉移不排除是為兒子鋪路。

長和系宣布重組後,新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變相遷冊震撼市場,尤其李嘉誠多年來的商業決定都「快、狠、準」,1987年大供股,不久便出現股災;1997年進行大重組後,亞洲金融風暴便來臨。究竟長和今次變相撤出香港,隱藏甚麼訊號?本刊歸納了箇中六大啟示。

1. 業務篇︰6大業務前景黯淡
長和世紀重組,《人民日報》海外版日前的發表的評論員文章,詰問《李嘉誠葫蘆婼甈し艤纂H》。今次長實及和黃重組後,將分拆為綜合企業長和,以及專注地產業務的長地,大行及分析員幾乎一面倒唱好,認為合併有助釋放公司真正價值。不過,熟悉及研究長和系架構多年的經濟學者林本利卻大唱反調,直指兩間新公司均前景黯淡。

林本利縱觀長和系重整後業務分布,直言「兩間公司都前景黯淡」,長和系旗下的地產、港口、零售、電訊、能源及基建,六大主要業務,除了港口他無一看好。
長和將擁有長實及和黃的非地產業務,而當中主要都是和黃原有的資產,林本利直言:「和黃的經常性收入在賣掉屈臣氏、港燈後已經少得多。」

和黃2013年度息稅前盈利(EBIT)有11%來自加拿大的赫斯基能源、長江基建則貢獻27%。李嘉誠近年出售了屈臣氏四分一股權予淡馬錫,零售部分的EBIT約117億元將減少四分一,拆售港燈(現稱電能實業)又賣出了半股權,油價大跌則令赫斯基估值損失一半,新公司長和的最大盈利將依靠港口業務。

至於港口業務亦幫不了多少,2011年和記港口信託在新加坡上市套現450億元,李嘉誠現只持有約三成,「單是深、港業務已經賺到40億元,但當時賣了七成股權,現時中港部分的EBITDA(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的利潤)約10億元。其他50多個國家地區合共僅賺100億元。」

英澳資產兌美元弱勢
李澤鉅在記者會上指,「我們將外國赫斯基的股權攞返來香港控制,可見我們對香港的信心。」他將李氏家族信託持有的6.24%赫斯基股權售予長和,加上和黃本來持有的33.97%,長和將持有40.21%股權的赫斯基。「係好?就唔會調過去啦!」林本利直指,現在美元轉強,所有持有海外業務的公司都很大鑊,「赫斯基如用港元結算,現在加元貶值一成,收入便減少一成。而且在加拿大開採油砂成本約50美元一桶,現在油價低於50美元,已是開採一桶蝕一桶。」在加拿大上市的赫斯基股價,由去年最高37加元,跌至近期25加元,8個月間已下跌三成。

長江建基(01038)及電能實業(00006)亦同樣有隱憂,兩間公司過去10年英國、澳洲等地收購了很多水務、燃氣管道資產。林本利曾經計算過,電能在英國澳洲購入合共2,800億元資產,舉債達2,200億元,槓桿很大。當地的收益以英鎊澳元計價,而債項很大可能用美元計價,近期美元愈來愈強,英鎊、澳元近半年已貶值10%,長建很需要撲水減債。

此外,電訊業務主要在歐元區,賺到的錢兌回港元也有損失,歐洲3集團2013年EBIT為48億元。「最近半年油價大跌、美元轉強,一定有人向他建議,要做啲嘢。」

2 海外篇︰IT創意 首富新寵
長和系近年在海外頻頻出手投資,多元化業務收入。今年將87歲的首富,積極進軍歐洲投資基建,包括英國水務、天然氣和電訊事業,亦透過私人基金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s),支持創新科企,當中不乏眼光準繩的決定,表表者由當年未上市的Facebook到最新的人造蛋也涉獵。

- 超慳電LED燈
由3個多倫多大學生創立的「Nanoleaf」,研發出納米慳電LED燈,聲稱較傳統燈泡慳電88%,壽命長達27年,去年11月推出,定價268元起。翠華餐廳分店亦有使用,今年公司將推出6款新產品。

- 人造植物蛋
三藩市公司「Hampton Creek」,研發由植物蛋白提取的「植物蛋」,獲投資1.8億港元。首款產品不含雞蛋的蛋黃醬「Just Mayo」,去年6月在香港百佳上架。公司銷售收入估計超過3000萬美元(約2.3億港元)。

- 初投企業
李嘉誠早在2000年前後到以色列投資電訊、港口基建和能源項目,初創企業近年成為新寵。旗下維港投資先後投資20多間公司,近日亦和以色列理工學院合作,邀請本港學生到當地交流,李嘉誠亦親自送機。

3. 樓市篇︰施永青︰無李嘉誠 樓市一樣咁行
李嘉誠曾不只一次公開表示近年利息、建築成本及經營開支都不斷上升,發展地產項目利潤愈來愈微,所以不睇好港樓想淡出。有人翻他舊帳,指他近年投地量大減,連集團「主場」日出康城亦拱手讓予他人,其實已表明了心跡。姑勿論哪是因哪是果,誠哥帶來的啟示都是:港樓終歸一跌。

不過,中原集團創辦人施永青對坊間多項揣測都不表認同。他跟記者逐一分析,認為是次長和重組屬商業決定:「傳聞重組都傳?好耐啦!主要是因為非地產業務的PE(市盈率)長期受拖累,人?資產溢價佢就反而要折讓。之前賣屈臣氏的價錢低過預期,百佳直頭賣唔出。分拆之後,所有資產都可重新估值,賣價會高好多。」

至於樓市,他解釋,以往投資者常說最忌跟李嘉誠對賭,但如今市場上炒家基本也絕?,留下來的都是用家。「現實是樓宇供不應求,人係要住的,堅實的需求不輕易在短期內被扭轉,所以有沒有李嘉誠未來樓市都係咁行。」

盡管現實可能真如施永青所言,但投資者總愛記住超人過去那些「超準」預言。他在1987年曾大供股,不久便出現了股災;1997年進行重大重組後,亞洲金融風暴便來了,所以投資者在這一役均非常重視這盞明燈的指引。施永青卻沒好氣的說:「你跟李嘉誠?有咩事佢可以遷冊,佢走得甩,你走唔走得甩先?」他寄語投資者應務實一點,買不買樓最好視乎自己的能力及實際需要。

4. 遷冊篇︰小島註冊成趨勢 保障產權投資
新成立的「長和」、「長地」已先後在開曼群島(下稱開曼)註冊,市場解讀為變相遷冊。雖然副主席李澤鉅指說法是「砌生豬肉」,但市民、股東都不禁質疑,為何一直紮根香港的長和系,要到這個陌生小島註冊呢?

Q︰為甚麼開曼群島被稱為避稅天堂?
A:在開曼群島成立一間境外經營的豁免公司(Exempted Company),只需約2.5萬元註冊費,每年繳交牌照費。當地沒有開征利得稅,離岸收入亦不徵收任何稅項。

Q︰上市公司可在當地合法避稅和保護幕後交易?
A:日後長和與長地雖在開曼註冊,但旗下子公司在境外做生意,都需要如過往一樣,按經營地法例交稅。海外註冊公司來港上市,亦須符合《上市規則》規定,如持有上市公司多於5%股份的股東,進行股份交易時,亦須於聯交所披露。稅務上唯一好處是當轉讓股份或換股時,可豁免印花稅,但在香港買賣雙方需繳納的稅率本就很低,只是轉讓金額的0.2%,因此上市公司藉此避稅和保護幕後交易的講法,靠不住腳。

Q:上市公司改到開曼註冊,投資者和股東保障會不會受影響?有法律糾紛時,香港法庭是否無法執行命令?
A:港交所表示在香港上市的公司,須遵守《上市規則》、《證券及期貨條例》及證監會規則,例如公司收購、合併及股票回購守則,投資者保障和過往分別不大。
在開曼註冊來港上市的公司,一般在上市文件和招股書上,都會披露風險因素。以長和為例,集團亦有上載文件到聯交所解釋兩地法律不同,如開曼並沒有相當於香港公司條例第723至726條的法例。如果股東覺得權益受損入稟法院,法院未必可行使補救權力,禁制公司作出的行為。如果是公司之間的糾紛,就要看合約上按哪方法律執行訴訟,如按香港法律,法庭一樣可以將傳票送到開曼公司,執行命令。

5. 油價篇︰油價升跌還看政治
長和系重組,赫斯基能源(HSE)股權轉換是焦點。赫斯基是李嘉誠在八十年代末最大筆的跨國投資,當時他看準油價沉底,低價購入赫斯基逾一半股權,2000年赫斯基在多倫多上市,3年前更有來港第二上市的計劃,但最後擱置。

近半年國際油價暴跌逾一半,紐約期油今周更跌穿45美元一桶水平。現時李嘉誠基金會及和黃共擁赫斯基近七成股權。長和系宣布重組後,市場猜測李嘉誠睇淡油價前景,憂赫斯基估值再跌才急推重組,把基金會的6.24%赫斯基股權轉移至長和,以免將來需讓出更多赫斯基股份,換取長和30%控股權。

對李嘉誠私人減持是睇淡油價的說法,敦沛期貨董事總經理劉艷玲笑說:「只係一個吸引目光的gimmick(噱頭),無咩關係。」她個人對油價前景依然樂觀,油價今年料先低後高,下半年復甦。

她指今次油價跌是政治原因主導,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放棄以減產穩定油價,用低價壓制美國頁岩油生產增長,相信年內就能解決:「今次跌是供應過多,唔同經濟差擔心無需求。現在油組以本傷人,同美國、俄羅斯鬥耐力。產油國都想油價升番,有國家捱唔住先減產,其他就會妥協。」

今年赫斯基將在加拿大和東南亞等地投放40億元,生產原油和天然氣,在加拿大的油砂項目「旭日」亦在上半年啟用,每日生產約3萬桶油。劉艷玲指赫斯基主力做上游業務,對油價升跌敏感度高:「採油砂前期成本一直比其他國家採油高,但我相信油價不會長期持續低水平。油價升唔番,做油砂先可能產一桶蝕一桶。」

6. 政治篇︰政治風險看不透 資本大執位
李嘉誠與江澤民關係最為密切,兩人的下一代李澤楷和江綿痟縝雪~務來往。直至習近平上場,從李嘉誠減少中港投資、出售內地項目可見,李與中央的關係開始有變,早前的雨傘運動,李嘉誠就成為官媒《新華社》點名批評未有站出來反佔領的大孖沙之一。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指出,李嘉誠多年來的成功,不單是因為商業上計算好叻,而是有政治上的成功因素,「李嘉誠多年來與內地關係很好,政治手腕圓滑,不會沒有計算過(重組的)政治結果,相信他已預計會引起猜測,甚至個別人士的不快。」

習近平上場後大力打貪,要打的老虎愈來愈大,蔡子強認為這或多或少牽扯到商人利益,「在內地的潛規則之下,商人要成功需在政治上『搵靠山』,而近年內地的政治環境令商人感到政治不安。」坊間亦有評論認為,李嘉誠長子李澤鉅的作風有別父親,將業務重心轉移不排除是為兒子鋪路。

特首選戰時,唐英年和梁振英分別是一線資本與二線及紅色資本的代表,蔡子強說,自從梁振英上場,很多傳統大商家、家族勢力已感到有人想重新畫過版圖,「當商界版圖重畫,傳統商界淡出,有一股新商界勢力抬頭,政治版圖一樣會改變,傳統商界勢力的政治代理人式微,新的政治團體會掘起,靠攏新的商界勢力。」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378期)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