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派飯派到蜚聲國際 明哥:最緊要有心

派飯派到蜚聲國際 明哥:最緊要有心

minggor

「深水埗明哥」陳灼明在香港無人不曉,2008年開始免費派飯予有需要人士,並售賣平價飯券,多年來風雨不改,由最初每周只派一日,到現時每月至少可派15日,每次派數百個飯盒。明哥派飯規模愈做愈大,而且長做長有。今年3月,他於深水埗大南街的副店被大幅加租,幾乎結業,幸得對面街手袋店老闆租出自己鋪位,得以搬舖並擴大派飯活動。新店於7月8日正式開張,以社企形式運作,不但有一班固定義工支援,在明哥控制成本得宜下,經營規模比以往更大。這家經營有道的社企,連外國義工隊包括內地、台灣、美國,甚至埃及都到來取經,明哥希望這份愛心可衝出深水?,計劃於元朗區開設分店。

今年3月,明哥於深水埗大南街的副店因被加租25%至5萬元,幸得對面街手袋店崇麗行的老闆租出自己鋪位,避免了結業的命運。新店於7月8日正式開張,明哥以Facebook專頁及義工隊的名稱「北河同行」命名,並於後方加上地名深水埗,招牌更獲蔡瀾題字。

明哥每周至少派3日飯,為了解明哥的社企經營之道,記者在7月其中一個周五到了明哥的新店採訪。新店營業時間為早上6時半至下午4時半,沒有晚市,早早收舖,全因廚房要準備派飯。明哥一邊打點一邊解釋,「廚房2時半做完午市,就準備派飯,交給水吧做下午茶時段。」未夠5時店內客人已走得七七八八,來了幾位義工加入幫手。

眾志成城 街坊變義工
「北河同行」義工隊現時大概有十多個固定義工,Ivy是其中之一,他們會協助明哥派飯時的各種程序,亦會替不諳新科技的明哥管理Facebook專頁及各種新媒體,定時張貼有關派飯義工的資料。她指十分歡迎不同人士加入派飯行列,不少街坊有空亦會到場幫忙,「好多人食完飯踢住拖就下來幫手」。採訪當日就有幾位家長帶同她們的子女到場,其中一位家長就是看到Facebook的呼籲,第一次到店做義工,雖然不清楚運作,但希望能幫得上忙,並教導小朋友此次活動的意義。

大約5點,明哥從廚房中拿出一盆盆熱騰騰的白飯,身材較健碩的男義工幫忙將飯桶及多盆餸菜搬到樓面,其他義工們亦自動自覺排成一排,將餸菜及飯裝到紙飯盒中。餸菜亦十分豐富,有菜、肉丸、肉碎、雞髀等,約半小時後,已裝滿150個飯盒。

義工從大南街副店出發,推著堆滿飯盒的手推車先離開,明哥則走到隔一條街的舊舖,拿了一叠飯券,再跟上大隊。走了約10分鐘,於6時正到達通州街公園旁的天橋底,就記者所見,當時已有約200人排隊,當中有不少長者,亦有幾位坐著輪椅於旁邊等候,秩序良好,義工先將飯盒派給輪椅人士,其後再派給隊中的人,每人都可以得到一個飯盒、一罐飲品和一個蘋果。半個小時後,150個飯盒全數派完,但仍有不少人在排隊,義工於是向他們派發飯券,並告訴他們可到明哥舊店憑飯券領取三餸飯。

嚴控成本 網友助宣傳
派飯活動後人人「身水身汗」,但明哥總是笑笑口,「比(未派飯)以前辛苦少少啦,但係做得開心。」回到食店,一班義工都坐下來,明哥亦開始分享多年來進行派飯的緣由和經過,一說就說了個多小時。

2008年明哥發覺深水埗區很多有需要的人士,「其實我們細個時一直都好貧窮,那時已經有好多人幫我們,既然依家我們有能力,亦在深水埗區見到好多有需要的人,就會想辦法幫他們。」經營食店的明哥,於是開始免費派飯,最初獨自與員工默默耕耘,每周只派到一日飯,靠自己賺回來的錢去維持,但其後與Facebook群組「平等分享行動」合作,加上媒體曝光率大增,同行義工愈來愈多。

能夠持續派飯,皆因明哥設立了飯券制度。一張飯券24元,不少人買完會放在餐廳,讓明哥與義工派飯時給予有需要人士;亦有不少有心人買來自己送給街上的老人家。一盒三餸飯定價這樣便宜,明哥直言,「我們目標唔係要賺大錢」,控制價錢貼近成本價,以價錢便宜吸引更多人去吃,薄利多銷賺回差額,更指「唔加租就唔加價」。2011年最低工資實施,成本大增約2萬元,但明哥沒有選擇把成本轉嫁消費者身上,反而以減低成本去避免加重基層負擔,「有些不必要的事情便自己做,例如通渠,自己做便宜過出面找師傅很多。」

行善講心 欲再開分店
現時明哥每月至少可派15日飯,每日提供約150至200盒飯,主要於周四、五、六進行。周四及五主要派飯予街坊,周六則會派400盒飯。當中100盒會由義工隊「上樓」,派予住公屋的獨居長者,由義工記錄長者狀況及需要,有問題則會反映給社工,其餘300盒飯就派給附近的露宿者。不過明哥強調心意比數量更重要,「其實每一個人買幾多(飯券)唔緊要,最緊要有心。」他指有學生自願儲下零用錢,購買一張飯券送給老人家,比起不少有錢人盲目捐錢更有意義。

派飯活動規模愈做愈大,靠賴一班專屬義工隊「北河同行」的協助,不同機構的義工隊如扶輪社、獅子會、賽馬會義工團隊等,亦會與明哥合作。這套長做長有的派飯模式,已吸引來自中國、美國、台灣,甚至遠至埃及的義工到店考察。

明哥亦開始訓練幾名義工熟習日常運作,希望將來於元朗區開設新店,協助南亞裔人士。若成功開新店,會以廉價外賣形式營運,不設堂食,減輕人手,餐單中會提供素食。明哥指他會選擇於元朗周邊地區租舖,因為租金會比市中心便宜,加上在市中心租鋪會影響其他食店的生意,希望盡量不會麻煩到別人。

力有不逮 望政府幫手
回想多年來派飯歷程,明哥形容自己是「補鑊」的人,「暫時我只係見到深水埗呢隻『鑊』,我睇到邊到穿窿就去邊度補,但係成個香港咁大隻『鑊』,係要政府協助先補得到。」

明哥認為政府不少政策都未能有效幫助貧窮人士,是因不了解現實情況,「政府坐在辦公室,只懂嘆冷氣,這樣想是想不到的。」他指自己經常接觸到街坊,但沒有足夠能力去協助所有人,「我們只可以支援到他們(露宿者)解決兩餐飯,但安排住宿就要政府先解決得到。」

現時新店生意未算穩定,但明哥期望可做到自負盈虧,皆因新店以社企形式營運,並向民政署申請了「夥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若申請成功,可獲最長3年及最多300萬元的資助。明哥發覺過去不少社企拿完資助幾年後就執笠,他希望新店穩定後不靠政府錢都生存到,並可聘請更生人士,亦希望現時他們成功的例子能成為「樣辦」,讓政府認同,「證明我們所行的路,係正確的。」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461期

上載日期: 2016年10月13日


Tags: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