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設計師赴泰發展 慢活激發無價創意

港設計師赴泰發展 慢活激發無價創意

Mandy
曼谷叫港人留下的原因有千萬個,而令Mandy嚮往的,是當地的創意工業

泰國曼谷旅遊景點及市中心早前受到炸彈襲擊,連日來在媒體上也常見到港人的身影,有當地港人在事發後自發趕往現場協助傷者,又到醫院當臨時繙譯,盡見港人對當地社會的關注。其實,本港早有不少泰國控、泰國通,雖聽過百遍千遍「呢度好危險」,但經歷過早年的水災、政變及近期的經濟低潮,他們仍選擇往異鄉發展和居住,證明泰國總有其吸引力。

設計師Mandy在本港的時裝品牌公司工作10年後,去年毅然揮揮兩袖出走泰國,加盟當地的大商場集團做設計,事業是突破又是延續。她總括泰國近年創意工業發展突飛猛進,源於當地的低廉租金,投資風險減低後,即便大企業老闆也願意讓員工大膽嘗試甚至犯錯。而當地的「慢活」氛圍更正好讓思維沉澱,創意發酵,是設計人最神往最珍貴養份。

曼谷叫港人留下的原因有千萬個,而令Mandy嚮往的,是當地的創意工業。大家也許記憶猶新,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源起於泰國,一浪淹至沖得該國經濟支離破碎,GDP大跌近30%。但十年不到,當地經濟已浴火重生,其中加速經濟復原的一環,是當地政府積極將創意產業納入主流經濟,該國創意產業的經濟比重,在金融風暴6年後提高了20%。

今天,港人甚至全世界對泰國的品牌都不會陌生。經典如時裝品牌Disaya,就是由泰國斐聲到巴黎天橋騷的創作;後起之秀如有「泰國無印」之稱的家品Labrador及以水松手袋起家的Mazmoizelle,近年也悄悄進駐本港商場和小店。更不顯眼的是,原來不少港人熟悉的電影如劉德華主演的《投名狀》及「道地綠茶」廣告,幕後製作班底全是泰國本地薑。而亞洲十大廣告公司中,泰國就佔了四家,足見當地創意產業的全方位發展。

港租金貴 出走泰國
記者早前到曼谷與Mandy見面,想了解當地為何能吸引一班創意工業人才,與她促膝在其「高檔員工宿舍」內,談設計談創意產業,有聊不完的話。這位來自香港的設計師,畢業於理工大學設計系,主修平面設計。畢業後即投入近日因買錯人仔定存而鬧得哄哄的時裝品牌I.T,任職平面設計及商品展示設計師(Visual Merchandiser,VM),主要負責品牌旗下分店的店面、櫥窗布置及產品陳列等,期間曾短暫調職往北京分公司。

年前,有泰國企業向她招手,聘請她到曼谷擔任旗下商場的VM。她思前想後,最終決定揮別10年的工作,往泰國一闖。「以前一間舖最多三四千呎,依家一個商場一萬呎一層,好唔同。商場也不只做時裝,有超市、空中花園等,好多新挑戰。」

另一個驅使她離開的原因,是眼下的本港零售市場正逐漸走下坡,預計周邊行業也會受影響,相反設計在泰國是一門朝陽行業,VM此工種在當地更是新行業,相信發展更大。

總括多年工作經驗及最近的觀察,Mandy認為香港創意產業老闖不出頭,最決定性的因素歸根究柢還不是租金太貴。莫說新晉、獨立品牌,即便規模大如舊公司,堪稱時裝王國,也會因租金影響整個營運方式。「有時設計師好大膽,想Creative一點,但俾錢那個無膽呢!也難怪,因為創新的風險實在太大,你一定要ensure到銷售,才可以確保有錢交租,否則根本連舖都守唔住。所以高租金下,大家好多時做事都係求穩陣。」

無壓慢活 吸收養份
牽到生活態度這一塊,讓Mandy更加滔滔不絕,皆因她最愛的,就是泰國的「慢活」。她舉了個發人深省的例子,香港人轉工的常態是騎牛搵馬、跳槽或工駁工,但泰國人不是。他們會先辭工,抖一抖,再慢慢找新工作。「若果香港老闆見到你CV空了,一定會覺得你有問題,但來到這崱亄M楚,做了幾年工,休息一陣唔得咩?在香港,就係唔得!」

循這邏輯順藤摸瓜,她也領悟到泰國給予設計人最珍貴的養份叫時間。設計很多時需要時間沉澱和琢磨,以前在香港每天趕趕趕,很多喜歡的創作都被迫擱在一旁,還得哄騙自己「遲一點有時間先做啦」,但其實心堬M楚,如此趕忙幹活,真的不到退休也停不下來。「點解泰國咁等得?就係因為生活壓力真的不大嘛!在泰國你可以豪使錢,但亦可幾蚊(港元)食一餐,基本上好少錢就可以維持基本生活。香港始終生活壓力大,求其食一餐都要五十蚊,有時真係要對面現實,我真係冇錢食飯交租,我就要快快手做事啦!」

逃離了香港的夢魘,現在的Mandy最開心就是「放工就真係放工」。好吃的她現時每逢周末都會四出「搵食」,順道看看人家餐廳Cafe靚裝修、宣傳設計甚至是堶悸箄陘H。偶爾餐後她也會到曼谷藝術文化中心(BACC)看展覽,也會光顧附屬的設計小店支持本地創作。

商家出錢 扶植本土
除了租金和生活態度,Mandy認為泰國創意工業近年發展迅速,政府、商家及民眾也應記一功。當香港政府未似泰國重視創業工業、資助計劃多多但又不知其然,甚至連聲譽也不顧,強行剷走外國藝術家的街頭作品,泰國政府正給予當地業界肯定和支持。當地政府在金融風暴後積極增建設計學校及推出資助計劃,又訂定保護本地設計的入口稅。而商家則定期夥拍新晉設計師舉行時裝騷和作品展,扶植本土藝術創作。至於國民,也因為民族情意結或稅後本地貨較便宜,偏向追捧本地品牌。

結語,無論Mandy認為泰國有多吸引,她始終是個土生土長港產設計師。當泰國侍應埋單要花20分鐘之時,她仍會惦念香港伙計兩秒便完事,也會想起昔日設計手足的勤快。此外,她落戶泰國遇到工作上的最大問題,就是VM對當地來說仍是個嶄新概念,無論是組內組外的同事,也不太明白到底要幹啥,故現階段仍要花上唇舌講解基本概念,希望經過實踐和進步後,員工會慢慢明白。

最後一句,她終究沒定奪究竟發展創意產業,是香港好還是泰國好。「只可以說香港和泰國就好似沖一杯茶,浸三秒同浸三分鐘,個味道係唔同,就係唔同!」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