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轉職】因疫情無工開轉行做地盤 足球教練唐咖名︰要生存就要轉變想法

一場疫情,影響無數打工仔的生計。你有曾想過,寄出數十份履歷表都無回覆;你有曾想過,自己要放棄本業,轉投第二個行業重新開始?本港足球教練「Ming Sir」唐咖名在28歲時因傷退役後,10多年來專注足球教練事業,可是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政府先後多次關閉足球場等運動設施,Ming Sir因場地問題無法繼續教波,無奈要轉到地盤工作。

從守門員到足球教練  Ming Sir受傷仍堅持︰足球是我的夢想
90年代的球員,大多都因為要維持生計,或在家庭影響下,令很多有潛質的球員離開球壇。Ming Sir初初成為全職足球員,沒有豐厚的薪金,但他憑著對足球的堅持,決定捱下去。「那時候由青年軍提拔上職業隊的全職足球員人工,多數只有數千元生活,但當時一碗雲吞麵都要二十元,連同車費等開支,每次練波使費大,幾千元的薪金真的捉襟見肘,所以你要捱,但並非人人都能捱出頭,好像陳肇麒、葉鴻輝般身價高,有些人可能捱不住,就要被迫轉行或做副業。」

每個人總會遇到挫折,但重要的是調整個人心理質素,跨過逆境向前行。Ming Sir從小接觸足球,亦將這種運動視為終身職業,可惜28歲時,因阿基里斯腱斷裂,無法再披戰衣上陣。「我因為阿基里斯腱斷裂,腳部受重傷,無奈放棄做全職足球員,轉投做辦公室助理,當時我沒有任何經驗,惟有重頭學起。」慶幸的是,在當辦公室助理期間,Ming Sir其中一位巴西籍舊隊友Emerson邀請他到國際足球學校擔任兼職教練,兩三年後輾轉間有機會做全職教練,從此便開始他的教波生涯。

►►40歲 點樣先係「成功」標準?

全職教練的辛酸
夢想終歸夢想,又有幾多人願意冒險,放棄朝九晚六穩定工作,當一位全職教練?雖然Ming Sir遇到好機遇,可以到國際足球學校及理文足球會任教,但他從其他任教本地球會的全職教練口中得知,辛酸史何其多︰「過往曾聽過無數的前輩訴說,全職教練不易做,不準時出糧之餘,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因此最初我從沒想過教波,但當我接觸這間國際足球學校後,我發現足球在香港可以是一門生意,而且他們的運作非常有系統,甚至會支持教練進修,某程度來說,這間國際足球學校比現時的職業球隊更專業。」

疫情重創足球運動  Ming Sir轉行做地盤
上年農曆新年爆發第一波疫情,還記得當時香港人對新冠肺炎病毒未有深入了解,只知道它傳染力強,且感染後死亡機會高,令港人人心惶惶。當時Ming Sir的足球課程全面剎停,無法教波而影響穩定收入,而他太太的美容工作亦同樣要中止,因為無法預計疫情的持續性,令Ming Sir非常徬徨。「在苦惱生計之際,身邊有位在地盤工作的朋友邀請我幫忙,為求有收入,我頂著頭皮接受新挑戰。起初我完全不習慣,雖然我有運動底子,可是在地盤工作的要求,跟踢足球不一樣,我不懂運用力度,所以每次工作後回到家中,我都筋疲力盡,每晚七點許吃完晚飯後,便已上床睡覺,連跟女兒互動的力氣也沒有,而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又起床上班。」不習慣地盤工作,連從小開始鍛鍊身體的Ming Sir都舉腳投降,不過身體上的疲勞遠不及肩負照顧家人的責任,由交租、工人姐姐、車費,到全家的保險費等都是日常必須的開支,即使自己怕骯髒都堅持下去。

在地盤工作期間,Ming Sir曾遇到不同行業的打工仔,到轉到建造業工作,令他不禁懷疑世界發生甚麼事︰「連我身邊的足球圈朋友,都問我工作那個地盤,是否還有空缺,每個人都望不到疫情有終結的一天,為生計甚麼機會也要爭取。在地盤工作三個月後,我從一些外籍足球教練朋友口中得知有人重新開始教波,同時亦有很多學生家長問我何時再上堂,因此我放棄地盤星期六日的工作,再次執教私人足球課堂。」在訪問期間,Ming Sir一直強調自己幸運,從退役至今遇到不同的機遇,他才能追求夢想,繼續自己的足球事業,反觀身邊的教練受種種因素影響,早早已放棄追夢,轉行重新開始。

運動員有種不放棄的堅持,Ming Sir即使由足球教練變成地盤工人,他從未因此而感到失落,「那時候我跟自己說,因為自己選擇了足球,放棄一般打工仔的工作,我跌倒後就要重新適應社會。因為要生存,你便要轉變想法,你不能坐以待斃,就如我30歲前被迫退役,那時我做辦公室助理,身邊的同事和老闆年紀比我更小,我都要重頭做起。」正如Ming Sir所說,遇到挫折就要學識補救,不能總怨天尤人,他相信世界是公平的,人生會有高低起跌,只要衝破自己的心理關口,路一直都在。
 

►►地盤行業術數你又知幾多?

 

撰文︰黎思荇

攝影︰馮冠林

 

【疫下轉職系列】
前空姐被裁員後轉型做產後助理 少有後生女入行紮肚催乳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 【職人故事】善用前線經驗 優化電子點餐 貼近顧客需要

    隨着創新科技發展,加上疫情反覆,很多市民在消費過程中會希望盡量減少與人接觸。香港麥當勞考慮到顧客在疫情下的消費新常態,加快了應用程式的開發,顧客光顧餐廳時,無論於應用程式中下單,或透過店內電子點餐機點餐,已經非常快捷方便。

  • 【母親節】SEN孩子媽媽X言語治療師 雙重身份下的育兒之路

    做人媽媽甚艱難,作為特殊學習需要(SEN)孩子的媽媽更不容易。言語治療師Amy Cheung除了工作上要輔導SEN學生,回到家中亦要照顧一對疑似受「選擇性緘默症」影響的雙胞胎女兒,壓力甚大。她究竟如何由憤怒、埋怨及自責,慢慢轉化成接納、包容及鼓勵,陪伴女兒們度過15個夏天呢?

  • 【母親節】護士媽媽擔起成頭家:以前辛苦會諗辭職 依家乜都頂硬上!

    上一代,很多女性於婚後都會變成家庭主婦,相夫教子,可是隨着時代轉變,現世代的在職媽媽可謂甚為普遍。80後的雅欣任職護士,在病房工作,主要協助醫生做檢查、派藥和照顧病人日常需要。她從事護理行業已近8年,除了是在職媽媽外,她還是擔起整頭家的家庭支柱!她指,現時丈夫春當全職爸爸照顧一歲兒子懿旻,自己則負責維持家庭生計。

  • 【疫市創業】資深獵頭人創立招聘公司Captar Partners 堅持服務為本 助客戶走得更遠

    疫情持續一年多,各行各業皆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失業率更升至17年高位。資深獵頭人鍾沛廷(Rick Chung)在疫市下看準時機,於一月初與友人創立招聘公司Captar Partners,為客戶和求職者提供一站式優質招聘服務。公司業務暫以銀行及金融服務行業為主,憑藉豐富經驗在疫市殺出一條血路。

  • 【職人故事】「誠信經營」最重要 將心比心獲顧客信任

    大家或許都有不小心遺失物品的經驗,當下的心情肯定十分焦急;若有好心人幫助尋回物件,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現職麥當勞部門經理的Terry表示,在餐廳工作不時拾獲手機、滑板車、足球,甚至是書包等令人意想不到的失物。數月前,他值班時,一名顧客遺留下一個放有大量現金的錢包,Terry拾獲錢包後妥善保管,後來順利物歸原主,讓失主鬆一口氣。完美展現「誠信經營」價值觀的Terry獲這位顧客大讚,仍謙虛指自己只是將心比己,做好份內事。

  • 【疫下轉職】前空姐投考紀律部隊 「落地」換穩定收入

    脫下了制服,化名Toby的前空姐現已成為了紀律部隊的一員。受疫情影響,航空業重創,Toby也在去年炒人風波之際,幸運地得到紀律部隊的文職工作機會,因此選擇自行離職,重投地面的打工生活。雖然身分有改變,但Toby熱愛飛行的心從來沒有改變,偶爾也會掛念衝上雲霄的日子,並鼓勵各位前同事堅持理想。

  • 【新常態職場】受惠新工作模式 投身網絡保安前景佳

    隨着新科技發展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彈性工作模式成為新趨勢,不論是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WFH)還是遙距工作(Remote Work),企業均積極研究最能配合業務發展及照顧員工需要的工作方式,惟當中衍生的網絡系統安全問題,成為一大隱憂。

  • 【疫下轉職】前地勤人員疫市創業 合資6位數搜羅環球凍肉 夥人氣YouTuber直播促銷

    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人類的生活模式,在減少外出用餐的情況下,更多人在家鑽研廚藝,市民對於食品質素及安全有更高的追求。前航空地勤人員陳思朗(Arron)看準了冷凍食品市場的潛力,與四名友人合資創立The King’s Kitchen,搜羅來自世界各地的優質食材,滿足香港人對食的慾望。

  • 【疫下轉職】前空姐被裁員後轉型做產後助理 少有後生女入行紮肚催乳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隨多國實施「封關」防控措施,旅遊業近乎停擺,航空公司亦陷入史無前例的「冰河時期」。 早前有航空公司大規模裁員,5,300名香港員工一夜失業。任職空中服務員近13年的韋宛廷(Isabel)亦不幸被解僱,育有兩名兒子的她,沒有因為失業而灰心,更決意進修學習多門手藝,希望闖出另一片天。 Isabel本在加拿大升學,隨着當地的租金、物價持續上漲,最終決定回流返港。回港數月後,便膽粗粗地與友人參加航空公司招聘會,最終踏上空姐之路,一做就做了差不多13年,打算安穩地工作,想不到最後迎來被裁的消息。 當空姐能夠周遊列國,令很多人羨慕,Isabel性格貪玩好動,喜歡駕車、滑雪、潛水,一直很享受四處飛,到處遊歷;而且又可以跟不同的同事相處,讓她不斷學習、探索及成長。

  • 【婦女節】職業女性最難兼顧家庭與事業 唯家薈創辦人:要記住屋企冇人打你工

    男女平等,是近幾十年不斷發展的議題,職場上的男性與女性地位漸趨對等,全球不少知名大企業,都由女管理層、女商人、女行政總裁所管理,女性不再是以前弱質纖纖、只適合在男士背後專注持家的角色。女性在職場上的價值和成就,大家有目共睹,不過當女強人之餘,回到家後,同時要擔當賢淑的妻子和聰慧的媽媽,又能否完美切換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