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故事】棄文職做裝修 27歲木工:工作辛苦但好滿足

【職人故事】棄文職做裝修 27歲木工:工作辛苦但好滿足
撰文︰梁貝琦 編輯︰陳慧珊
近年香港多項大型基建及住宅物業發展工程相繼展開,社會對建造業人才的需求可謂有增無減。然而,從事建造業少不免日曬雨淋,涉及大量體力勞動,令甚少年青人願意投身建築界,行内因此出現青黃不接、人手短缺和老化等問題。現時27歲的木工學徒阿東指:「返工未遇過同齡的木匠,大部分師傅都是『六、七十後』。」

唔靠沙紙搵出路 源自一個兒時夢
投身建築界2年多的阿東,曾修讀浸會大學環境保育副學士課程。他回想當初畢業之時,並沒有入行的打算:「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文職,為一家渠務署工程外判商處理報價。」後來為了一圓「Working Holiday夢」,毅然前往澳洲一年,期間曾於農場和肉廠打過工。

木匠主要負責室內裝修、裝嶔傢俬,日常工作需要大量體力勞動,對身體的損耗比較大。年輕人多半怕辛苦,喜歡舒舒服服的寫字樓工作。有文職經驗的阿東卻毅然選擇入行做建築,原來與兒時興趣有關:「小時候的喜好就是砌積木和模型,由零到製作出成品的過程中,我得到一份滿足感。」阿東自言性格「坐唔定」,相比文職工作,他更喜歡需要勞動的木匠工作。

construction

曾做到入廠 手筋差啲斷
阿東自言做過不少豪宅盤,也遇過「明星客」。但說到最深刻的經歷,他回想起猶有餘悸:「有次被利器割傷,以致血流如注。傷口位置的神經線不多,所以當時沒感到太大痛楚,亦並未意識到嚴重性。直至入院檢查,才知自己傷口深至見筋。醫生話我『好好彩』!筋腱斷掉8成,又『斷唔晒』。」

一次工傷,令他飽受筋腱斷裂之苦。幸好手術後,經過一個月的物理治療,他的手部活動能力得以完全恢復。阿東直言:「經此一役,媽媽很擔心我能否捱下去,她亦時常提醒我做足安全措施。除了保護雙手之外,平日工作時我都會佩戴口罩,以免吸入過多木屑影響呼吸道健康。」

construction2

OT補水金額可觀  兩個鐘有半日糧
建築行業普遍人工高,而且以日薪計算、「多勞多得」。阿東指,木工的工作時間是「朝九晚六」,與一般打工仔無異,不過超時工作亦偶有發生。阿東就分享一次「做足24小時」的難忘經歷:「記得有一次工程趕工,我由早上10點直踩至翌日清晨,忙足24小時。」阿東表示,這一行超時工作的「補水」金額相當可觀。「譬如那次直踩24小時,就會多2日人工。一般來説,若OT 2小時,就會補半日薪。OT 4小時,則可多1日人工。」

木工絕對要「食腦」 試過有「怪客」裝Cam睇實
每一個行業各有苦處,「麻煩客」更是無處不在。阿東分享:「試過有客人提出『不可能任務』,他幾乎用放大鏡去看每一件傢俬。除要求尺寸分毫不差之外,又故意『雞蛋堿D骨頭』,批評製成品有輕微刮花痕跡。」施工期間,該客人更安裝閉路電視,務求監視整個裝潢過程。面對「顧客永遠是對的」此不成文規定,阿東指:「即使客人的要求有多無理,也只好硬食。」

construction3

行外人或許抱有誤解,以為施工的工序皆一式一樣,工作難度低、且乏味。不過,阿東笑言:「其實都要『食腦』!」可以想像成「砌積木」,要將一堆無主題的幾何積木砌曡成形,當中除了需要對模型空間有充分理解和概念之外,還講求結構邏輯和創意。阿東補充:「由於組合方法和工序繁多,木匠必須懂得融會貫通,將技能應用於不同工作環境之中。」在阿東看來,每單工程都充滿新鮮感和挑戰性,也是累積經驗和學習的機會。

Tags: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