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無百日紅
莊逸希
又到年尾傾Comp的時候。

做Sales有一樣好,付出和收穫理論上是成正比。雖然私人銀行不一樣直接用方程式計,但大部分投行也是Merit Based。所謂的正比一定不是一對一,那個Co-efficient十居其九是少於一,也是Relative to the Bonus Pool。

那十居其九外的其一對後金融海嘯入行的我們是傳說︰那是每間銀行也想改革成投行的年代,是Substandard的畢業生也可投身投行的年代,是「I Kill You未Later」的年代。賺錢太易,就算你廢也因為整間行賺太多而水漲船高。

今時今日只有因為銀行被人罰、整個Markets的Trading Revenue差、隔壁枱的一條茂利Error Trade輸掉10個人的數、你老闆看你不順眼而少分給你。之前的影響整個Pool我們一律無能為力,但最尾一項其實命運在你手。這就是我開首說的Relativity。

在Normal Distribution的Bell Curve下,一頭一尾可以是一年Plus和零的分野。尤其Junior,Total Comp相對低的時候,老闆輕輕在老屎忽之間一撥,你的年終花紅可以多了幾個月。爭不爭取,自己決定。所謂的爭取也不是什麼犯規的手段,也是Make Sure老闆知道你的Contribution比同級的甚至高級過你的多。

今年走入范爺房,我未開聲他已經「扮死狗」。這也是非常悲哀的事實:MD愈炒愈少,他們為保住分工迫住跟公司同舟共濟,中高層Total Comp一年比一年少,過去5年未見起色。但范爺第4個仔細、第二任老婆嫰兼沒工作、全部國際學校(部分公司福利),租中半山12萬一個月(應該公司包),重要每月贍養費,你估平?

以前上司Sell你將來,同你講:「叻仔睇好你!俾心機,年薪N百萬不是夢!」現在Sell你留低,同你講:「我減薪養住條Team,我唔食都俾你哋食。你付出嘅努力我哋見到...下年你係公司嘅重點...」

咁即係今年我唔係重點啦?身體最誠實,好多HR都係唔見辭職信唔留人,説實話我覺得這是Lose-lose Situation:嗌過分手的情侶捱唔過中秋。離心已成,我用你個Counter Offer又出去叫高點價。

因為范爺知道我今年的表現,也清楚我是一個沒家庭負擔並會爭取的人,難怪今年他在同級之中最後一個才召我入房。我知道今年團隊表現一般,但也不是最差的一年;Total Comp不可能大升但也應該不只抗通脹。一輪廢話之後,去到「What do you want」的地步:職才升了沒多久,沒升職即底薪免問,Total Comp升應該不成問題但如何升是很不同。

Negotiation 101: 我們之間有什麼Common Ground?

「我要求是我Cash的比例比上年增加。」

Shares至少三年Vesting,俾咗你等於未俾你,綁死你時間又望天打卦希望股價上。風高浪急,Cash is King。之換言之Upfront現金花紅比去年更多就可以,也是某程度上Signal了我的Engagement不如之前甚至有去意。在Unionization的大旗下,只要不是比Replace你還貴的獅子開大口,老闆還是會盡力留下一些幫到手而相對平的爛頭卒的。

這個撲克博奕最重要也是知道自己的底牌和Stake有多大,玩唔起就乖乖埋首努力工作後收Inflation Adjustment罷。

獲莊逸希授權轉載,經CTgoodjobs編輯修改。
莊逸希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haydenchongblog/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