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慳妹 為阿媽高追上車

21歲慳妹 為阿媽高追上車
macy
Macy指︰「最希望買間屋,至少我和媽媽以後有咩事都有瓦遮頭,又唔使成世幫人供樓。」

金管局再度出招後,二手樓銷情慘淡。本以為樓市水盡鵝飛,但地產經紀卻說:「不足一周已開了兩張單!」反映出盡管辣招連連,但市場上仍有不少買家無懼新政,趕緊入市。但勢估不到,這回高追上車的,是位21歲的小妹妹。

辣招後幾天,記者相約下班後的Macy到荃灣睇樓。樣子稚氣個子嬌滴滴的她說,之前睇樓都「沒經紀騷她」,有的談了10分鐘也沒正視她一眼,但原來只要有樓可睇,她便會以行動告訴你,她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看看單位間隔坐向景觀、敲敲實牆虛牆是指定動作,然後一輪連珠炮發:「這媔}幾多?鋤到幾多?業主炒家定用家?仲有冇按揭在身?銀行估凸十幾萬?我想要估凸更多的……」資深經紀嘗試以柔制剛,最後還是不得不攤攤兩手耍哭腔:「沒啦!沒騙你,真的沒啦!」

趁加辣招後靜市執筍盤
一連看了兩個單位,Macy知道水位不足便說散。坐進咖啡廳堙A記者第一樣想知的是她為何急於在這段日子高追上車。「現在是要攻其(業主)不備試試鋤深價錢嘛!再過一個月,市場消化晒消息,我仲邊夠人爭?」而她第一件想告訴記者的事,是上兩周聽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講話,心情好似坐過山車。「本來已儲到近廿萬,可九成上車,但一聽收緊按揭,即是要儲100萬?我自問沒本事。」一夜輾轉,後來知道人工能通過壓力測試及符合每月供款不多於人工45%的規定,仍有機會以按保借足九成上車,心才算有點希望。

Macy高追上車的故事,或可由一個希望說起。

九十後的她,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中五畢業後負笈攻讀會計及財務管理,去年學成回港,加入有地產背景的公司當文職。「在此之前,我也和其他九十後一樣,想去申請公屋,覺得自己會一直住公屋,頂多以後有錢就去抽間居屋。」在職這一年,Macy卻儼如被重新改造。從一個不知按揭為何物、以為要儲一百幾十萬才可置業的小妮子,變成現在可以一五一十告訴你,那區那盤甚麼呎價叫做高水低水;層樓估價幾多然後跌幾多才會變負資產,以及銀行在甚麼情況下才會Call Loan。

「可能因為成長背景,其實問心,我最希望買間屋,至少我和媽媽以後有咩事都有瓦遮頭,又唔使成世幫人供樓。有了屋,就有機會置富,我一直堅持我要有經濟能力,才可以保護媽媽。」大家信不信也好,反正Macy信了。於是她除了學習買樓知識外,這年亦重新盤算財政,用盡方法儲錢投資。

兩月前入市遞票遇封盤
檢視財政第一步,她拿出每月支出收入請公司前輩給意見。「他們教我上班帶飯省點;減少娛樂又省點。我好鐘意同朋友出街打邊爐,但現時一個月只可去一兩次,揀平的時段去。他們(朋友)有時會說儲錢好難,我明白點解,因為他們一星期有三四晚都出街食。」月賺萬多元、坦言暫時並沒家庭負擔的她,每月最多可儲1萬元。

Macy一方面累積資金,同時開始研究股票投資,「我不太懂,來來去去都只是買騰訊。」去年就因著騰訊的高高低低,滾儲了大約6萬元,加起每月儲蓄,現時紅簿仔媕Y已有接近廿萬元。

廿萬元的意義,對Macy這個初生之犢來說,除了可以反映背後的購買力外,更多是代表著這年來的種種堅持忍耐和勇往直前,但現實樓市就是這麼吃人。數月前,Macy等待多時的筍盤終出現,荔枝角一帶的蚊型舊樓,售價170萬元。她見首期充裕且日後供款負擔較低,決定遞票,奈何樓價急升業主臨時封盤不賣。其後,她改看230萬元左右的舊樓,最終也因價錢被愈搶愈高而作罷。

母拒借錢靠自己儲首期
樓價勁升帶來壓力,家人反對亦令Macy無奈。有次她找到心儀單位,卻發現手頭緊,於是向母親和後父提出墊支印花稅及手續費的建議。這一問,卻發現媽媽另有所想。「媽媽覺得現在樓市已見頂,買樓風險好大,所以拒絕了。佢話唔想我細細個就有幾百萬的債,依家講緊幾百萬,唔係幾十蚊……」家人不明白,身邊很多同齡朋友亦質疑。「21歲就買樓?其實真係無話對錯,只是這年紀有人覺得去旅行緊要,有人覺得買樓緊要,而我只不過是選擇了後者而已。心目中想找二字頭的上車盤,我知機會微,咪當邊做功課又邊儲錢先囉……我剛加了人工,計過每月供完樓仲可以儲起幾千蚊以備不時之需。若果計好風險又遇到心頭好,我反而會問點解我唔可以依家上車?」

盡管家人和朋友也不理解,但Macy說從沒放棄入市念頭,仍會以300萬元以下的細價盤為目標。未來幾星期,還會到不同的區域如屯門、土瓜灣及紅磡一帶,尋找理想中的低水盤。

(原文刊於《iMoney智富》386期)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