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FancyBox
FancyBox

After Work


After Work

像針與線、車與車輪、生命與麵包、工作與生活的關係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生活中包含工作,而工作卻並非生活的全部。學習將時間留給生活,將生活留給自己。


嫌棄到連打你都費事

賈心潔



「我以前認為你係奸嘅,勁想兜巴星你。」舊同事Q露出一個曖昧的微笑。這句話,極有中小學雞寫紀念冊的情懷——第一句硬是「我最初真係唔係咁鍾意你,後來……」

「車,你咪自己憎飽佢。」我並沒有告訴他,換著以前,我一定會形容他那個笑「不懷好意」,現在姑且叫「曖昧」。對了,「關係」是王道,「鍾意」是大晒的。

對於「被討厭」這回事,我早已免疫。反正憎人的才最辛苦,被人憎又不痛不癢。最怕被自己看不起的人熱情款待,得人驚過被鬼嚇。就是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認為自己有必要討好全世界,更得意的是他們真是以為自己「得」,極盡吃力不討好之能事。

Q和我是n年前的舊同事,一對互相看不順眼的陌生人,後來是如何成為朋友的呢?

跟無端端互相看不順眼的原因一樣,做得成朋友,也許都是無端端的。

近期,美國洛杉磯製作人蘭迪斯(Max Landis)製作的實驗短片《The Slap》(掌摑),在網上熱爆。他請來40名參加者,並分成兩人一組,全程直擊他們互相兜巴星的實況。片中所見,有人尷尷尬尬以笑遮醜;有人出手時表現極度興奮,打完又連聲道歉;還有人「唔夠喉」,問可不可以再打。總之,大家打完後都忍不住大笑,有的還互相擁抱成為朋友。Max視之為實驗,看看掌摑陌生人會創造出甚麼關係。他表示︰「我的理論是,沒有侵略性的暴力行為,會變成親密。」

Max Landis無端端有這個想法;無端端選中這40個人;40個人無端端被分組,無端端這麼聽話人地話摑就摑,話要被摑就被摑……所謂的「無端端」,想著想著,就覺得浪漫到腳軟。

「喂,你有無憎我憎到想兜巴星我?」Q問。

我想,如果有機會讓我出手兜巴星一個最想兜巴星的人,唯一條件是打完之後要我跟他做朋友,我大概是會選擇不出手的——不拖不欠,但求下世唔好再見。為著種種目的而勉強要跟某些人做朋友,也許才是命運給予我們最漫長、最無望、最無端端的兜巴星。

延伸閱讀︰
- 如無意外,男女可以做朋友

- 咪就係犯賤,之嘛!

- 當好人遇上人渣

- 【有無咁神?】辦公室風水10式

- 講真話咁蠢?

上載日期︰2014年6月27日

以上內容及資料僅屬個別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www.CTgoodjobs.hk的立場。CTgoodjobs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Share


Free Subscription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