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工作記憶」原理 生活不再大頭蝦

了解「工作記憶」原理 生活不再大頭蝦

【晴報專訊】你有沒有試過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然後忘記了自己要做甚麼?教育心理學家彼得•杜利特爾(Peter Doolittle)指,這種情況都是跟人的「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有關,他提出一些方法改善這些「大頭蝦」情況。

杜利特爾指,「工作記憶」是人在任何一個有意識的瞬間堙A建構出自我認知的功能之一,它有四個基本元素︰第一,它能使我們儲存和當下事件有關的一部分知識和直接的體驗。第二,我們能靠它去回溯長期記憶,找出對我們有用的部分作組合和處理。第三,我們亦能於日常生活利用這些記憶的知識和能力。第四,依賴這些記憶中的能力來達到我們當前的目標。

擅寫作「講故事」 提深層次問題
工作記憶能助我們從生活事件中所收集模糊的體驗堙A提取有用的知識和意義。這些經沉澱後的資訊使我們能檢視自己當下的體驗、理解周圍的世界、和人交流、解決問題以及慎重思考。

杜利特爾表示,工作記憶能力強的人一般很會講故事,他們亦很擅長寫作、應付標準化測試和善於提出深層次的問題,因為他們懂得把腦內的資訊好好整理。

但是,工作記憶也有它的限制,那就是能力和時長都是有局限,所以我們並不能同時記得多件事情。而工作記憶「失平衡」的時候,就是我們突然忘記為甚麼要從房間走進廚房的時候。

學懂串聯圖像 更易儲存記憶
根據這位教育心理學家指出,我們能通過策略來平衡工作記憶。首先,我們需要迅速、反覆地思考、整理我們的經驗,在當下處理正在發生的事情。那就是在遇到問題時,我們不是10分鐘後才去思考解決方法,而是現在、立即開始反覆思考的過程,不斷地琢磨、與人討論以及回家寫下它,直到我們成功實踐為止。

接荂A就是要思考如何剪裁和闡述記憶。我們在解決問題的時候,需要把新和舊的知識串聯起來,融會貫通,再提取對當下情況有用的資訊,所以把記憶儲存的方法尤其重要。杜利特爾指,人類天生對圖像敏感,而我們就需要利用思考圖像內的事實把資訊記下來。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把要記下的資訊組織成意義,努力從任何事情中尋求意義所在。大腦的組織整理功能讓我們做出來的事情變得合情合理。

如果我們提供與事件有關的知識和經驗,就可以構建出相關的記憶。


資料整理︰馬琛沂
編輯︰吳浩南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