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專訪(上)】入Dirty Room前曾忐忑不安 公院資深護士︰醫護沒有當逃兵

從2003年非典型肺炎 (SARS) 到2019年的新冠肺炎,香港的醫護人員無愄病毒威脅、無愄會被死神帶離人間的風險,一直堅守崗位,對病人不離不棄,在市民心中,他們一直是凡間的天使。

CTgoodjobs的編輯最初聯絡公立醫院資深護士阿言,得悉他剛從Dirty Room完成工作,將隔離14日,頓時心痛了一下,既擔心他的健康,同時又覺得作為普通市民,對醫護人員支援不足,不過阿言只說了一句︰「我們人民的性命健康必定優先考慮。」當醫護人員無私地付出,作為香港一份子的你,又有沒有檢討自己所做的一切?

進入Dirty Room前的心理壓力
據阿言所說,基本上每位現職的醫護人員,包括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或是病人服務助理和病房文員,都有機會需要加入Dirty Team,進入高風險的地區工作。最初在疫情初期,由於大部份醫護人員掌握新冠肺炎的資訊不足,加上欠缺個人防護裝備,令不少他們都面對很大的心理壓力和焦慮。直到自己準備走入Dirty Room,阿言都開始忐忑不安︰「我很擔心自己和同事在照顧病人過程中,受新冠肺炎的病毒感染,亦很害怕會繼而傳染到身邊的家人、朋友及其他同事。面對這嚴峻狀況和龐大壓力時,幸好得到家人的支持和體諒,他們也明白護士這份工作,不只是一份工作,還是有救助病患的使命。」

延伸閱讀︰【新冠肺炎】護士下班忍痛拒抱兒子 家門前哭成淚人

阿言︰「從沒有放棄的想法」
阿言已是資深護士,他看到香港的醫療系統一直飽受壓力,醫護人員在工作上受盡壓搾,病人亦飽受虧欠,但救急扶危是他們的使命,因此他們從不會放棄和退場,反而是要改變和改善這個制度不完善的爛攤子。阿言︰「醫管局對員工的實際支援不到位,在最初的階段只有『空口講白話』的感覺,在實際執行上亦欠缺詳細計劃,令訊息傳遞不及時、資料不準確,同時過程亦很混亂,令同事無所適從」而且,在Dirty Room工作的團隊,由不同的單位組成,當值的同事需要花時間磨合,加上工作上有壓力,要維持士氣和氣氛的確不容易。

延伸閱讀︰【新冠肺炎】48歲護士染疫離世 姐姐展示最後短訊令人心痛

從新冠肺炎初期到現在,香港市民都知道醫護人員堅持緊守崗位,而阿言說︰「絕大部份醫護人員沒有當逃兵,政府卻把我們當作棄將,政治和經濟絕不能凌駕於人命之上,人民的性命健康,必定優先考慮。」醫護人員的付出,希望各位香港的市民都感受得到,我們未必可以走到最前線,但最簡單地,做好自己個人本份,保持個人和環境衛生,如非必要盡量留在家中,將感染的機會減至最少,便對醫護人員最大的幫助。

延伸閱讀︰【新冠肺炎】 34歲護士確診後恐感染他人 自行了結生命

 

以上只為受訪者之意見,並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Looking for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