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乾淨航空公司 全日空奪冠

2018最乾淨航空公司名單出爐,英國航空評級機構「Skytrax」最新公布全球最乾淨航空公司最新排名,排名首位是日本全日空(ANA),較去年上升1位;台灣的長榮航空則下跌1名,排行第2。其次是南韓的韓亞航空、新加坡航空等,分別位列第3及第4名。至於香港的國泰航空則排第6位,較前一年下跌1名。

「Skytrax」公布的排行榜是根據旅客的飛行經驗,以評估全球各家航空公司的洗手間、地氈、座椅、行李架等區域的清潔程度,獲公認為業內認受性最高的獎項。

2018全球最乾淨航空公司
1/ 全日空(日本)
2/ 長榮航空(台灣)
3/ 韓亞航空(南韓)
4/ 新加坡航空(新加坡)
5/ 日本航空(日本)
6/ 國泰航空(香港)
7/ 卡塔爾航空(中東)
8/ 瑞士國際航空(瑞士)
9/ 海南航空(中國)
10/ 漢莎航空(德國)

2018非洲最乾淨航空公司:南非航空
2018澳洲/太平洋最乾淨航空公司:紐西蘭航空
2018中國最乾淨航空公司:海南航空
2018歐洲最乾淨航空公司:瑞士國際航空
2018北美最乾淨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
2018南美最乾淨航空公司:藍色巴西航空
2018中東最乾淨航空公司:卡塔爾航空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 【職場熱話】裸辭後失業4個月 舊公司邀請回巢幫手 打工仔:食回頭草VS堅守尊嚴?

    俗語有云「好馬不吃回頭草」,這句說話也能應用在職場上。不少人認為返舊公司工作有失尊嚴,要跨越很大的心理關口。最近有網民面對同一情況,事主裸辭後失業逾4個月,僅靠積蓄過活,近日得知前上司有意邀請他「回巢」幫手,令他猶豫是否應接受Offer,還是要捍衛自尊。

  • 【新聞熱話】香港千萬富翁數目創歷年新高 每12人就有1個 東區有錢人比例最高

    疫情下香港千萬富翁數目不跌反升,多達51.5萬人擁有千萬港元或以上淨資產,創歷年新高。當中在職人士約佔四成,以從事行政人員及專業人士為主。比較全港十八區,港島東區千萬富翁人口密度最高,緊隨其後是南區及中西區。

  • 【政府工略】29歲做7年ACO月入$24000 住公屋有30萬儲蓄 因咩事怕無未來?

    「生命滿希望 前路由我創」,雖然這句廣告Slogan有點兒老套,可是要明白箇中真諦,並非人人都做到。最近有名自稱已做了7年助理文書主任 (ACO)的29歲網民,因對未來感到不安,所以在Facebook專頁「公務員secrets」投稿,問其他網民對投資的意見,卻反被網友指是「人生勝利組」,根據現時的人工及儲蓄已比好多香港人好,直斥「羨慕死好多人…」

  • 【返工浪漫史】每朝返工都撞到同一個女仔 打工仔:互望一兩秒全日會好開心

    大家平時搭車返工有沒有留意身邊的人?還是跳上交通工具便倒頭大睡呢?日前有網民在討論區開Post分享「有無人成日搭車都撞到同一個人」,表示自己每個早上都會碰到同一位女孩,大家雖然是陌生人,但一兩秒的眼神接觸已令男事主心動,使他覺得十分浪漫。

  • 【網絡熱話】25歲打工仔搵唔到人生方向 網民︰仲好後生啫~

    一場世紀疫症為全球經濟帶來巨大挑戰,更可謂重擊了旅遊業及航空業,同時打亂了不少打工仔的人生規劃。

  • 【職場熱話】有感與同齡朋友差距漸遠 打工仔無奈︰覺得自己好失敗

    俗語有云︰「有能者居之。」不過這句話卻未必能完全應用在職場上。工作能力固然是升職加薪的條件之一,但有時候工作際遇也有受其他因素影響,而運氣也是其中之一。

  • 【網絡熱話】見工遇到衰HR簽約後求救 網民反斥︰明知伏仲簽?!

    轉職時,你會考慮甚麼因素?作為求職者,薪酬福利固然是考慮因素之一,但其實人事也是十分重要的。如果HR的安排不妥當,或是本身態度不好,都會大大減低求職者的興趣。

  • 【網絡熱話】打工仔寧辭文職做步兵 網民意見不一︰水尾仲做?!

    受疫情影響,外賣速遞平台大行其道,即使現時疫情略為好轉,但不少市民已養成了「嗌外賣」的習慣。因此,「步兵」、「車手」等工作都愈來愈受歡迎,由於這些工作有更大自由度,也吸引了不少額外收入的打工仔。

  • 【返工血淚史】鄰居接連結婚朝早8點玩新郎 返夜更打工仔投訴:我瞓唔到啊!

    每個打工仔都希望睡到飽才上班,以精神的狀態迎接工作。對於返Shift的人來說,睡眠更是一種奢侈品。早前有輪班的網民在Facebook大呻,周末早上被鄰居結婚「玩新郎」的聲音騷擾,令他不能入睡。更直言「結婚就大晒?有人返夜更收工要休息㗎!」,一肚怒氣。

  • 【網絡熱話】打工仔感工作後朋友逐漸消失 網民︰日日返工放工有咩好講

    不少人都愛在社交媒體分享自己的生活,不過香港人工時長是不爭的事實,畢業後或只透過社交媒體得知朋友的近況。當工作佔據了我們生活的一大部分,沒有生活也沒有東西分享,與朋友關係開始疏離,有些人更開始銷聲匿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