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Tag

「21世紀最性感工作」 在港貶值?

【經濟日報專訊】科技日趨發達,智能機械人及物聯網等技術的應用愈趨廣泛,產生的數據被視為企業的財富。全球對科技專才,尤其是數據分析師的需求上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早前出席活動時亦提到,數據科學及編程是香港發展創科的重要基礎。

面對數據科學及編程人才供應不足,企業及政府應如何應對?想轉行的人才,又遇到甚麼挑戰?

陸琪丰(Kevin)和利烺燊(Angus)原本從事數位廣告行銷工作,工作性質與數據科學截然不同。但兩人均認為人工智能是全球未來的大趨勢,希望能夠盡早轉行。

AI程式 準確分辨癌細胞位置
Kevin在廣告行銷行業工作超過6年,專門處理數據問題:「頭幾年比較少以數據驅動(Data Driven)行銷,但近年廣告行銷極需依賴數據,他愈來愈相信,數據逐步變成未來社會發展的重點。因此希望能夠轉行,在數據分析市場中找到新工作出路。」Angus計劃先於初創企業尋找工作機會,希望編寫與人工智能相關的程式。

Kevin及Angus早前參與由Xccelerate舉辦的數據科學培訓課程課程,與組員Jamie及Curtis在三星期內使用編程語言Python,開發名為「Scancer」的人工智能產品,協助醫生透過人工智能,快速準確分辨病人癌細胞位置。

研軟件 自動為美股分析情感
另一組畢業生吳恩皓(Rico)及王統權(Larry)與組員John,設計出名為「Sendash」的分析程式,為美國股市作自動化情感分析。

Rico本在大學商學院任職研究助理,主要做金融分析工作。他認為數據科學是全球趨勢,自己對編程亦感興趣。「以前工作主要透過已研製的程式觀察數據,很希望可以自己一手一腳去製作數據軟件。同時,亦覺得數據科學發展對未來十分重要,例如人工智能及機器學習等,都需要數據科學的協助。」Rico直言,數據科技家這個職業是近年才興起,因此希望可以盡快轉行,成為香港「頭幾批」數據科學家。

而Larry曾任軟件工程師,對編程有基本知識,但自認對數據科學仍需多作了解。「望可以進入中型至大型企業工作,成為數據科學助理,從公司前輩身上學習更多。」四人均期望,在未來先能夠由低做起,努力學習。據求職網站CTgoodjobs資料顯示,現時數據科學家最低入職薪酬為20,000元,中位數約55,000元。

政府配套不足 定位模糊
人工智能技術近年在港逐步受關注,但他們都覺得,香港政府對創科資源投放及配套仍然不足,企業對數據科學的了解仍處於摸索階段,未能為科技人員提供一個合適的就業市場。Kevin表示,對香港社會及企業來說,數據科學的定位仍很模糊,企業並未了解編程人員及數據科學家的工作範圍。

Rico直言,政府的創科計劃並未完善,企業未懂充分運用人才,數據科學專才在市場上亦需時才找到合適的工作。他期望政府能盡快對創科投放更多資源,令企業開設更多相關職位,吸引更多人才,同時追上全球科技發展的步伐。

數據科學家 被譽為「21世紀最性感的工作」
數據科學家為新興工作,負責處理海量資訊和數據,如為企業編寫系統程式,以人工智能分析數據,促進企業的業務發展。國際商業權威刊物《哈佛商業評論》,更稱數據科學家為「21世紀最性感的工作」。

本地編程人員 在港被視打雜
雖然數據科學家被譽為最性感的工作,但Xccelerate畢業生吳恩皓和王統權指,受香港社會風氣影響,本地編程人員有被貶值的趨勢。「不知為何,坊間常會以比較難聽的名詞形容編程人員,認為我們只是打雜,只會修理無綫網絡。」但他們表示,編程人員的工作繁複,需要收集資訊,然後編寫程式再教導機器,必需要有一定的專業知識。

他們亦提到,很多香港企業寧願從外國聘請專才,反令本地編程人員較難尋找工作。希望社會多了解他們的工作,令本地數據科學家不再被貶值。

讚好 CTgoodjobs 專頁,獲取更多求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