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情侶 傳揚城中自然美

90後情侶 傳揚城中自然美

【晴報專訊】眾生平等,但總有些明星動物特別惹人憐愛。28歲的關朗曦(Matthew)和27歲的鄭凱靈(Hoiling)卻認為,保育不應只遵從人類好惡,反而應保持高度客觀。Hoiling笑言︰「蚊、飛蛾惹人討厭,但沒有昆蟲,雀鳥就會失去食物而滅絕。」因此,一對有情人去年9月成立「Project CROW」(嗚鴉自然教室),冀通過網上圖文分享、導賞團等教育方式,助港人發掘城中自然之美。

一個平凡花糟,一株尋常林木,或已隱藏無窮無盡的生態奇觀。鄭凱靈(Hoiling)3年前辭去原有工作後,重拾兒時觀察昆蟲的愛好,因在大埔滘一株青果榕上偶遇3隻「開餐」的飛蛾,從此眼界大開︰「我翻查品種後,發現其中一隻是首次在港被發現,當下啞口無言。沒想到在我自以為很了解的城市,還有很多事尚待發掘。」近年城市變遷,種種土地發展爭議,更讓她反思人與土地的關係。「香港有700多萬人,人人有間屋後,城市的發展會否合乎所有人的期望?」

物種可突消失 小舉動引大變化
其後她與關朗曦全職投入「Project CROW」,亦因渴望透過教育,扭轉固有觀念。「香港人行得太快,活得太忙,若放慢腳步,聽聽周遭聲音,不難發現花槽中、草叢堨糽R的小躍動,自然生態其實就在我們身邊。」6歲開始觀鳥的Matthew坦言,一個物種消失比人們想像來得突然。「小時候常在米埔看到的卷羽鵜鶘、后海灣的翹鼻麻鴨,10多年前突然絕迹,至今原因未明。人類自認為無關痛癢的小舉動,或掀起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Hoiling補充,昆蟲最易惹人討厭,即使生存受威脅,不少人亦會拍手叫好。「像華人普遍忌諱的飛蛾,其實是本地木瓜主要的授粉途徑,若飛蛾滅絕,我們愛喝的木瓜糖水亦會消失。若認為事不關己便不去保護,最終可能令自己受害。」

飛蛾惹人厭 卻是木瓜授粉途徑
現時2人每月平均辦2、3團生態團,遊走城市鄉郊發掘自然的可能性。每團人數上限15、16人,以減少對自然影響。Matthew笑言,出團時亦會做好期望管理,告知團友視察的是野生動物,或會撲個空。「向人講解,自己的知識亦會增長。例如在水上築巢的小鷿鵜,過去從未思考為何巢能浮水,研究後才知原來巢底腐爛的植物會產生氣泡,托起巢室。鳥比我們想像更聰明。」

小毛蟲半點不容 恐失生態瑰寶
正在進修環境管理的Hoiling,為課業所需,不時到公園觀察毛蟲生態,以評估城市中最後「綠洲」據點能否穩守,可惜結果令人失望。「我試過一邊數毛蟲,工人已一邊噴殺蟲劑。」她說,失去昆蟲,雀鳥亦不會棲息,野生動物難得的喘息地,亦因而無法久存。

幸而孩子是未來新希望,Matthew笑言總括經驗所得,小朋友總聽得更上心。「記憶最深的,是去年大寒之日,有小朋友目擊雀鳥倒臥在地,即趕來通知我。因鳥兒已凍死,我們決定就地埋葬,雖然是簡單儀式,但對孩子而言,生命仍是『一回事』。」

記者︰脫芷晴
編輯︰梁偉澄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Related Articles

More